分享

不要叫我姊姊

從郵局回到公司時,瞄到門口右邊聚集不少人,圍著一張長桌,嘰嘰喳喳說不停。走進守衛室,司機陳桑從專心研讀的數獨本裡抬起頭來,問我:「怎麼空著手?沒買半樣。」
「我去郵局,又不是去買東西。」
「妳的那群姊姊妹妹,正圍在那裡試吃,嘰嘰喳喳說不停,妳不去看熱鬧。」陳伯朝人群點了點下巴。
「政策改變囉?」老總向來不許攤商來公司賣東西。
「政策始終如一,沒變過。是妳們工會萬年理事長,趁總經理這兩天去大陸開會,讓他的親戚來擺攤衝衝業績。」
「濫用特權。」在看八卦雜誌的同事接了這句。
才要上樓,兒麗跑進來,拖著我的胳臂。「小魚,小魚,來去看養生食品,可以試吃,不買也沒關係。」
又是養生食品!我光聽就不喜歡。
睡眼惺忪的大姊頭被好好拖下來,聽到兒麗的話,推著我的背往外走。「看又不用錢,而且,樓上都沒人。」
所謂的養生食品就是黑芝麻粉、黑豆堅果、紅麴麥粉、薏仁粉、十穀米麩這些沖泡的麥粉,我一點興趣也沒有。
小嵐懷裡抱了一堆,看我要走了,忙說:「小魚,有妳最喜歡的燕麥片和芝麻糊喔。」
大姊頭也跟著說:「也有南瓜麥片和玉米片。」
坐在長椅子的大雄哥哥笑起來,對大和課長說:「自己想要不講,都推給小魚。」
「妳們不買,然後一直鼓吹小魚買,是怎樣,可以抽成?」大和課長問。
「抽你的頭啦,」大姊頭粗暴推大和課長的頭,「是小魚最喜歡吃這種怪東西。」
「我不喜歡麥粉,最喜歡錢。」我大聲說.
我想上樓去看阿芳帶來的水果報,才轉身,就聽見嬌滴滴的:「姊姊,妳買兩包嘛,我給妳打八折。」
萬年理事長拉住我的衣領。「叫妳呀。」
有沒有搞錯啊?這裡有人叫我姊姊?還叫的這麼親熱?
結果是販售小姐之一,她搖著我的手,嗲聲嗲氣的:「有十幾種口味呢,姊姊選幾包,算幫我的忙嘛。」
我猛甩開她的手:「不要亂叫姊姊好不好?」
連大和課長都疑惑的問大雄哥哥:「小魚什麼時候有個妹妹?」
大雄哥哥聳聳肩。
「妳看起來就比我大呀,叫妳姊姊是應該的呀,這是基本禮貌。」
她還姊姊長姊姊短的,她的基本禮貌,我聽在耳裡,卻是說不出來的不舒服,
「喂,妳不要這樣一直叫她姊姊,聽起來很噁心呢。」阿金皺起眉頭。
「不要亂叫好不好,妳是要害她們家,起家庭革命嗎?」裴姨放下試吃的小紙杯。
「唉哟,姊姊-妳想太多了,妳們都比我大,不喊姊姊要喊喂嗎?」她竟然挽裴姨的胳臂。
「放-放-。」裴姨像甩超級細菌似地甩掉她的手,板著臉;「我警告妳,不要叫我姊姊!妳叫我太太,女士,歐巴桑都沒關係,就是不要叫我姊姊,別人會以為妳是我老公的小老婆!我本來要跟妳買幾包的,妳這樣隨便亂叫姊姊,不要買了。」
「沒那麼嚴重吧?」她不可置信的看我們全走掉了。
怎不嚴重?雖然妳的確比我們小,但被陌生且有目的的人叫姊姊長姊姊短的,聽在耳裡,非常令人很不舒服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青春,如此美好
  • 下一篇
  • 圓仔坐在棲架上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