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認得幾個字

早上大姊頭主動跑來跟我講話,就表示她不再跟我生氣了。
別誤會,我沒得罪她,也沒惹她。也不能怪 GiGi,她只是好玩,沒要誰被恥笑。這件事從頭到尾,真的很無聊,我更冤枉,莫名其妙被大姊頭氣了這麼多天。真要找個人來怪,就要怪有天下第一賤嘴之稱的老大。
禮拜一午休時,GiGi拿了張出勤卡上來,問我們【佾】這是什麼字?
大姊頭是出了名的愛逞能,立即快嘴答:「俏皮的俏,妳都不認識,還讀到二專畢業。」
她的語氣激怒了GiGi,她大聲地說:「這個字【佾】如果讀俏,我頭剁下來給妳。」
「我要妳的頭做什麼?那個字【佾】不讀俏,讀什麼?」
「我知道就不要問妳們了。」GiGi口氣很兇惡。
「不認識的字不會去查字典,吵什麼吵?」正在數剛買回來水晶珠的裴姨瞪她們一眼,又嘟嚷:「亂亂吵,害恁祖媽珠子一直算錯。爭執來爭執去,爭贏就有飯吃?就能得到樂透頭獎?無聊。等下再害我珠子算錯,絕對讓妳們兩個知道恁祖媽鞋穿幾號。」
「小魚,妳說這個字讀什麼?」GiGi靠近我。
我瞄一下那張出勤卡。「【佾】→(一ˋ意)。 」
「什麼 一ˋ?」大姊頭也擠過來。「妳怎不說二?」
「大姊頭,拜託妳沒知識也要有常識,沒看過這字?孔子誕辰孔廟不是都有跳八佾舞,就是這個【佾】字。它跟``俏``雖然長得像,還是有些不太一樣好不好。」
「我為什麼相信妳?」大姊頭用她的小眼睛瞪我。
「至少她不會把鮪魚說(有魚)。」裴姨說。
旁人放聲大笑,大姊頭臭著臉不講話。
偏老大還來湊熱鬧:「什麼俏??死翹翹的翹?妳就是不認真讀書,才常讀白字。」
「喂,」我用水果報丟老大,制止他再往下說。沒看到人要翻臉了,還一直說五四三的。「你不要講話,沒人會說你是啞巴。」
結果,整個下午大姊頭對我碎碎念,說我讓她失面子。老大逢人就投訴,說我
沒大沒小,讓他失面子,什麼跟什麼嘛。
大姊頭每次都這樣,愛逞能,嘴又快,不懂裝懂,被恥笑就怪別人。她常把酗酒讀(兇酒),鮪魚讀(有魚),臀部讀(殿部),贅肉讀(敖肉)。
被糾正,先是面不改色的爭辯,再來理所當然的說:「幾時改的?為何沒通知我?」
真服了她。
老大不知從那裡拿來本字典,跟大姊頭說:「拿回去,晚上好好讀一讀。」
「讀什麼字典?我連報紙都不要看了,拿走。」大姊頭把字典推走。
「為什麼要妳讀字典?看妳認得幾個字,不要老是讀白字,還說那麼大聲,讓人笑話。好好的,認真的讀,我會考妳喔。」
看,老大的嘴有夠賤,專挑別人的痛處說,真-討-厭!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純屬意外
  • 下一篇
  • 扶桑花的傳說故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