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巨流河

齊邦媛教授二十萬字自傳《巨流河》這本書,封面烈焰蔽天,一片焦土,告知讀者這是家國血淚回憶錄。
齊邦媛教授以八十高齡,病弱之軀,辛苦四載,從東北遼寧鐵嶺故鄉與祖父母,父親的身家來歷說起。
父親齊世英早年留學日德學習政治,經濟,哲學,一九二五年巨河流一役,兵諫張作霖失敗,九一八事變東北失守,入關投效國民黨,一邊從事地下抗日,一邊保護東北志士遺族子弟。
隨著抗戰開始,千里遷徙,接下來就是一家人無止無盡的血淚難史。《巨流河》記這一段八年抗戰流亡學生的艱辛,讀來令人心酸落淚。
國破家亡,齊邦媛和數以萬計的學生徒步跟著學生往後方遷移,她的中國內陸流徙,成了成長洗禮。她的生命自出生就承載了父親的光榮和苦難。身為名門之後,即使命如螻蟻,還多了尊嚴責任和自我期許。
看著不知明天為何的病弱小女孩,一邊潔身自愛努力上進,一邊向上天上開戰鬥機博命的義兄張大飛叨叨訴苦,幾何好難,躲警報好可怕,猶豫著是否該放棄哲學轉讀外文。
「巨流河」最賺人熱淚,是那張大飛在空戰中奮勇殲敵,殉難後留下一整包貼身帶著的郵件,那是齊邦媛教授寫給他的信,倆人似有若無的愛情,隨著死去的人畫上句點。七十幾歲教授返回大陸時,在南京紫金山抗日英雄紀念碑中找到張大飛名字時,應是恍若隔世。還好出版社沒用這段灑狗血做宣傳。
「巨流河」一書超越了戰亂流離,將主題拉昇在人性,甚少提及自己婚姻與生活細節,說的是巨流奔騰無止歇,我們都只是一小水滴而已。
齊邦媛教授許願「人能世世代代優雅的活著。」這是多麼卑微又何等巨大的心願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我的山居動物同伴們
  • 下一篇
  • 大貓熊直播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