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話舊影—小畢的故事

老爹 故事 爸爸 小畢的故事
跟佳慧一起整理樣品時,她突然說:「我都不知道鈕承澤小時候演過電影,就是那個……小畢的故事。以為他一開始就在包青天裡演大壞蛋哩。更沒想到庹宗華居然也那麼帥過。」
這死小孩,講那一國話,誰都年輕過好不好?又不是一生下來就現在的模樣。我和阿金一致認為,變胖後的庹宗華和他弟弟庹宗康超像的。
「妳在那裡看到小畢的故事?」發哥問:「那是我讀國中時的熱門電影,就像現在的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樣。那個學生不去看啊。」
「真的?假的?」佳慧一臉不信。
「騙妳我又不會中樂透頭獎,妳問小魚,」發哥轉向我:「小魚要說實話,我們的年代沒有差很久。」每次發哥說古老事,都要我們給他「背書,」就怕別人不信。
「小魚姊,是真的嗎?」佳慧問我。
「那時候廣告做很大,我們是統一收錢,由老師帶全年級去看的。」
「包場喔?」佳慧張大嘴。
「是啊。」
最早我是在聯合副刊讀到朱天文這篇小畢的故事。像小畢這樣的家庭同學中也有,外省籍爸爸和他完全沒有血緣關係,和他的媽媽結婚後,又生了弟弟妹妹,「父子」相處很客氣冷淡,但「父親」對他的穿吃用度,跟弟弟妹妹無差別。
小孩一起玩的時候,難免有爭執,有人就脫口說出—拖油瓶,被喚做「拖油瓶」的人臉色鐵青,幾個孩子一陣扭打是免不了。
我這傻瓜吃晚飯時,問拖油瓶是什麼意思?老爹眼一瞪,怒斥:「誰教妳講這話?妳對某某也這麼說?」
「我沒有說啦。」急急辯解,我很怕老爹打我。
「下次再讓我聽到妳說拖油瓶三個字,一定給妳兩個耳刮子。」
我把老爹的警告記在心裡,也謹記拖油瓶不是好話。
當年被老師帶去看包場小畢的故事,有點不情願,讓我想起看文革和八年抗戰的電影,回家還要寫心得報告作業,可真是苦差事。
還好小畢的故事情節貼近真實生活,像一群小孩排隊唸紅紙上寫—天皇皇地皇皇,我家有個夜哭郎,過往君子唸三遍。這一幕還沒演完,有同學馬上說,她弟弟幾個月大時,夜夜啼啼哭哭,鄰居伯伯就寫一張這樣紙條,讓她爸爸貼在房門口,社區的孩子都被喚來排隊大聲唸一遍,說是要治她弟弟的夜啼哭症,有沒有效?我倒忘了她有沒有說。
演到小畢趁父母親帶弟弟外出購物,約女朋友來家裡聽音樂作功課,前後座位傳來大笑聲,想是很多人都做過這樣的事。
老爹 故事 爸爸 小畢的故事
我印象深刻的是小畢偷走繼父為他們兄弟準備的註冊費,大人追問時不肯承認,繼父氣急動手打小畢,小畢驚痛怒下,嘶叫:「你又不是我爸爸, 憑什麼打我。」小畢媽媽聞聲衝過來搥打小畢,要他給繼父跪下道歉。繼父在氣頭上推開他們母子:「我不是他爸爸,沒那麼好命受他跪,找他爸爸跪去。」
這幾句話太重了,小畢媽媽在隔天開瓦斯自殺。小畢在浴室幫弟弟洗腳,聽繼父在客廳對前來安慰的鄰居,痛哭流涕說自己只是一時氣話,怎就當真了?她這樣,讓他一生愧疚啊。
看著小畢的臉,說不上是什麼感覺,但是,我心裡酸酸澀澀的,眼淚順著眼角落下。
當年看小畢的故事的觀眾絕料想不到,那個叛逆少年小畢,在連續劇包青天許多單元裡,專演仗勢欺人,濫殺善良無辜老百姓的壞蛋,有天竟然成為億萬票房「艋舺」的導演。
人生的際遇演變,有時簡直是不可思議.
2011/10/02發表在雅虎部落格
#老爹  #故事  #爸爸  #小畢的故事 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魔女宅急便
  • 下一篇
  • 窺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