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從睡夢中驚醒過來,再也無法入睡。確定是巨大聲響,將我從睡夢中喚醒。
那個聲音又來了,是外面。走到客廳去掀開窗簾,隔著紗窗往外看,光線不夠亮,好一會兒才適應。是樓下對門那家門外站個女子,正掄拳「咚,碰碰」敲擊鐵門。
她邊敲門邊喊叫:「×××,你開門,你出來,我知道你在裡面,你出來呀。」
門越敲越急,她的聲調也跟著提高,帶著哭音:「×××,你以為躲著我就沒事了嗎?出來說清楚講明白。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?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?是你說會永遠照顧我,永遠愛我的,自己說的話為什麼做不到?難道說過的話都不算數了嗎?」
對面幾戶的燈,一間接一間亮起,樓上鄰居開關窗戶,夾雜著談話聲,隔壁也亮起燈,男主人探出窗戶:「妳是不知道現在幾點?吵什麼?拜託妳白天再來好嗎?可不可以讓人睡覺啊。」
「叫警察來啦,哭夭咧。」有鐵罐丟在地上的聲響。
女子滑坐在地上,背脊貼著鐵門,哭到喘氣。再開口的聲音是抽抽噎噎:「×××,你不要不理我,你出來呀,我不要跟你分手,不要。你出來跟我說,說你還愛我。」
「你為什麼不愛我了?你怎麼可以這樣呢?怎麼可以不愛我了?」嘶吼後,改爆粗口:「×××,你這個下三濫,爛人,王八蛋,你這愛情騙子,你會有報應的!」
屋裡的人鐵了心,任憑女子乾嚎辱罵,不停拍打那阻隔她進入的鐵門聲,狗吠聲,某戶鄰人的咒罵聲,裝聾作啞不出來就是不出來。
女子反反覆覆,淒淒切切,你為什麼不愛我了?你怎麼可以這樣呢?怎麼可以不愛我了?嘶啞的女聲,晃晃悠悠,在這深夜聽起來,有些詭譎。
是什麼樣鐵石心腸的男人,讓一個女人半夜在門外敲門哭喊,他連露露臉,安撫安撫女子都不肯?
明明不關我的事,女子的泣訴,聽著聽著,也跟著想流淚。
我聽見警車靠近的聲音,知道有人報了警。樓下住戶傳來開鐵門的聲音,突然一陣暴喝:「關你什麼事?出去勸什麼?沒聽見警察來了,交給他們處理就好了,幾點了還不睡,多管閒事,雞婆。」
趴在窗口偷窺的我嚇一跳,回過神來,對啊,明明不關我的事,陌生人的男歡女愛,悲傷離合,我竟聽的入迷,還跟著傷心,真是莫名其妙地無趣。
警察來了,他們會處理的。
回床上睡覺才是重要事。雖然我很愛大貓熊,可不想跟牠們一樣長著超大黑眼圈。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話舊影—小畢的故事
  • 下一篇
  • 試吃大會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