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試吃大會

自從燕子為了考丙級廚師證照,去烹飪班上課後,我們常吃到她做的菜,美其名為試菜,其實讓我們幫她試味道。
她說家裡除了她大女兒會說,過鹹過淡,或是肉滷老了外,另一大兩小埋頭猛吃,吃到碗盤見底,拍肚皮說好吃好吃,沒有其他評語,轉要我們試菜,聽意見。
萌說:客家小炒的豆干煸得不夠焦香,肉絲太粗,過鹹。阿金說:豆豉排骨太鹹太油。
試過幾道菜後總結,燕子做的菜太鹹了,小玉兒說:現在講究養生,燕子妳菜煮的又油又鹹,考試可危險了。
燕子說會改進,下次鹽放少一點。
今天試的是甜湯,我問她,考中餐證照,也包括甜湯。
厲害的廚師什麼都會做,郭台銘家的廚師連鳳梨酥都會做,我煮兩道甜湯算什麼。
真正的原因是裴姨抱怨,吃素的人每次都看人吃,過份。
才有銀耳紅棗蓮子羹,百合蜜棗紅豆湯。
依我的標準,甜過頭,還加了蜂蜜更甜的可怕。銀耳燉的非常「古溜」,現在瓦斯這樣貴,真是費工費時又費錢,我說,不要這麼甜就更完美啦。
裴姨說:燕子,妳是螞蟻來投胎喔,吃這麼甜會得糖尿病。
燕子哈哈大笑:想大姊頭都悶聲不響猛喝,是我女兒嫌東嫌西,結果真的太甜喔。
阿金說:甜到我都要兌白開水。她拍大姊頭的肩:妳喝第三碗?不嫌過甜?
大姊頭:我這人最好款待,別人煮什麼菜我一律吃精光,因為我不會煮菜。哈哈。
老大嘴壞地說:妳是豬八戒來投胎喔,只要是食物全吃下肚,無棄嫌。
豬八戒投胎總比蟑螂投胎強。裴姨哼哼笑。
老大立即變成猙獰臉:沒關係,打考核的時間又到了,我絕不手下留情。
燕子搶下老大手中的碗跟湯匙:收了收了,不要給你們吃了,吃完沒情份。
小嵐捧著碗嗤地笑出聲:我以為燕子要說,給豬吃吃肥了可以殺,給妳們吃浪費食物。
兒麗說:小嵐妳說自己是豬,我沒意見,不要把我們算進去。
一群人拌起嘴來了,好好的試吃大會幹嘛搞成這樣?太對不起作料理給我們吃的燕子了。
分類:美食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窺
  • 下一篇
  • 大貓熊是白肉底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