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故事

桃花 桃花源 老家
老大看我讀《桃花井》讀得入迷,就說,我來說個92年我父親返鄉探親發現的傷痛往事。
國共內戰進行到後期,屍身千萬血流成河,雙方都需要大量壯丁打戰,抓伕事件日日上演,老大的父親是家中獨子,十九歲剛娶妻半年。有天來了大隊軍人由村長陪同,好言語希望村莊鄉親捐獻些米糧,也搜羅車輛運送補給品。他的父親有輛板車有匹強壯的毛驢,當然被徵召。他的老娘跪求村長帶隊的連長,說她就這獨子指望給她養老送終,去當兵打仗有個萬一……她沒了依靠,日後去了地底下沒臉見列祖列宗。
連長笑臉回應:不是來抓伕,只是借人借毛驢板車,軍需品送到車站送上火車,人,毛驢板車自然送回。國軍不佔老百姓便宜,還給了一塊銀元工錢。村裡的好多壯丁都拉著自家板車為國軍送軍需品到車站,他父親回頭對跟到村口的老娘,妻子說,一兩天就回來,別擔心,顧好自己。當時他沒想到那是今生最後看見老娘跟妻子。
到了車站,他們這些壯丁被集合起來,一自稱班長的人兇狠地說:等會兒換上軍服,立即上火車,抗命者當場槍斃。人群嚷嚷:這跟原先說的不一樣,我們不是來當兵的,只是拉車送軍需品的。
班長哈哈大笑:昨天你們是拉車的,今天就從軍報國準備殺共產黨啦。快換衣服,快換衣服,抗命者挨槍子受死吧。被騙縱然不甘心,可只有活著才能回家,他們心裡想等不被看守那麼緊就逃跑。坐車,步行,長途步行去了一個城市又一個城市。活下去是件多不容易的事,在槍林彈雨下奔逃,追殺同是中國人,只是帽徽是紅星。一顆炸彈下來,幾百年輕生命就此消失,化為塵土。
國軍節節敗退,大撤退到最南邊,乘船來到澎湖,離家更遠了,部隊移轉到金門,在砲火下存活下來,然後又到了台灣,落腳高雄。臺灣海峽隔開兩岸,隔絕千萬親情。歲月流逝,有一天在鏡中發現自己鬢角白髮,額頭眼角有了深深淺淺紋路,不少同儕娶了臺灣小姐,組織新家庭。他念著留在老家的妻,不知過得什麼日子,再娶,對不起她。同儕勸他,不知何時能回老家,(他們不敢說出的是根本不可能反攻大陸,)難道要孤老一生,孤獨埋骨在這海島,連個祭拜的後人都沒有。
經人介紹娶了他出逃養女的母親,在臺灣建立7口之家。以為將終老在臺灣,政府突然宣佈,離鄉四十多年的老人可以返鄉探親。他心裡疑惑地想:當年說漢賊勢不兩立的是你們,怎今天又說可以互相來往?真回老家去探親回來會不會被當匪諜捉起來治罪?轉念又想,人老了都想落葉歸根,想念自己生長的老家,就算站在最高位置統治者也不例外。
看著老同事一個個辦手續回家去,默默感受別人的喜悅,他沒寫信請紅十字會轉寄連絡老家的親人,太太問他:怕那邊的太太不高興,我不會那麼白目跟你回去啦,讓你兒子女兒孫子跟你回去。父親在老家有太太的事,在他們家不是祕密,兄弟姊妹都知道這事,偶爾會開母親玩笑。
他的父親過了許久才說,早兩年就請女婿的日本人朋友轉過信,都沒收到回音,他不敢說出最懼怕的可能想像。沒關係這次信由臺灣寄回去,從日本寄的信他們以為是日本人自然不理會。
等啊等等,老家的回信終於來了,回信的是他的堂弟,告之他的老母親一年多前過世,若能返鄉祭拜最好不好過,老人嚥下最後一口氣前,仍心心念念獨生兒子。唯獨不提另一人的消息,他們猜測或許日子艱難已改嫁,才不提。
等返鄉親友相見,祭拜埋身黃土下的母親,宴請村中書記遠親近鄰,酒足飯飽後,老人問起年少結髮妻的現況,沉默,沉默,眾人皆沉默,再三追問,堂弟遲疑說:早知道你會問,實話告訴你,解放後第三年,村裡老書記老婆沒了,由黨部做主讓你媳婦嫁給他,新中國要破四舊,舊禮教都要廢除,想當王寶釧不行。你媳婦不肯,哭喊新中國新禮教就能隨意逼人改嫁?婆婆從沒說她犯什麼錯,就算要休妻也得你說了算……。鬧了幾天,她娘家父母也來勸,還把她領回去。選定的日子到了,新娘子不見了,一夥人慌慌張張四處找,你娘指天賭咒,絕沒窩藏她。那麼大的人就這樣不見了,她一鄉下人,大字不識幾個能去那兒?十天後,隔壁村來人讓你娘去認個屍,有人在井裡打撈起具女屍像是你媳婦。我爹媽陪你娘趕去,她娘家父母已在那裡哭天喊地,你媳婦…逃家後就投井自殺了。
整場靜默,靜默到嚇人,想過幾十種結果,卻沒料到是這樣悽愴的死別。新中國對弱女子終生守候願望殘忍打碎,逼上死路,把人逼死,還罵人傻,這有沒有天理呢。
他的老母親日日哭訴,日本人殺死她的丈夫,國民黨帶走她的兒子,共產黨逼死她相依為命的媳婦,國民黨再壞還留個媳婦給她,共產黨卻毀掉她的一點依靠,讓她成了老絕戶,這是什麼世界?天理何在啊。眼睛……就這樣哭瞎掉了。
早兩年就收到你的信,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……錯的是這世道,你心裡別有恨啊。
一小部分的人為了自己的私利,犧牲掉萬千百姓生命毀掉他們的家庭,末了這麼說:為了國家的強盛,犧牲掉一兩代人沒關係。
大時代的一則小故事,我聽了眼框泛酸,拼命忍住,才能不流淚。
#桃花  #桃花源  #老家 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我是小淑女
  • 下一篇
  • 秋蟹正肥美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