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忽然之間

碟子上好大一塊奶油蛋糕,裝飾著一朵粉紅色奶油玫瑰,花梗是巧克力棒,抹茶奶油為綠葉。
克莉絲蒂看我擰著眉研究蛋糕,遲遲不開動,輕碰我的肩問:「妳不是最愛吃奶油蛋糕嗎?怎不吃?」
沒錯!從小我就對奶油蛋糕、餅乾、巧克力奶油麵包、冰淇淋的魔力難以抗拒,所以我的體重一直超出同年齡孩子很多。
曾以為這些會是我今生的最愛,怎知對一切甜食,忽然之間失去了熱愛,這迷團困擾著我。
小二前的我,除了貪吃零食外,只要聽到叭噗──叭噗聲傳來,就變成小無賴,使出哭、鬧、在地上打滾種種爛把戲,只為能得到母親的允許,給我一塊錢好追上賣叭噗的推車,買一球梅子口味解饞。
有一回私自買冰棒吃,挨了幾大板,心裡非常不平衡。為什麼小孩想買東西,一定苦苦拜託大人,然後接受要考第一名啦(難),數學考一百(不可能的任務),國語習字要得甲上,吃過糖果和睡前一定要刷牙(儘量),每天要喝牛奶吃魚肝油(噁),種種不合理的要求呢?
好像只有大人才能隨心所欲的花錢買東西,吃東西。自由自在吃他們口中所謂的垃圾食物,都不會挨罵,太不公平了。為了想能隨心所欲吃各種甜食的願望,每晚睡前,總在心中默禱:我要快快長大,變成大人!到了那時候,我要買好大一大筒香草冰淇淋,好大好大一個奶油巧克力蛋糕,獨自吃個痛快!
年紀數字直往上數,心驚發現自己對許多甜食失去了哪份熱愛。更恐怖的是我竟然……竟然漸漸遠離了巧克力奶油麵包,香草冰淇淋,可口奶滋,粉粿,奶油布丁蛋糕,蛋捲,煎餅,南棗核桃糕,以及我最愛的黑巧力。
小時候不懂大人好像都不愛吃甜食,為什麼他們都能對糖果、汽水、賣叭噗的喇叭聲完全無動於衷。現在,我突然明白了,原來這就是老化的現象。
忽然之間,對消失的青春戀戀不捨起來,企圖抓住一點點青春尾巴,每每停駐在櫥窗裡,最新最流行色彩鮮豔的服裝短裙,長版T、短洋裝配緊身七分褲,明知膽敢穿上身,絕不可能像模特兒充滿年輕可愛氣息,眼光仍不肯移去。
忽然之間,躲在後腦勺黑髮下的白髮,開始向兩側額前增生,藏也藏不住,每回照鏡子拔下的白髮,從底白到尖,白白亮亮一根銀絲,觸目驚心的令人生恨,什麼都沒做,怎麼就老了?
忽然之間,臉上的斑點越來越多,認真考慮去做脈衝光除斑。眼睛細紋變得明顯,若熬夜打字看書,隔天臉色暗沉,毛孔粗大,黑眼圈 一兩 天也消除不了,嚇得再也不敢熬夜。
忽然之間,在工作場所,喊我阿姨的人,比喊我姊姊的人多。
忽然之間,看著最受歡迎,收視率最高的偶像劇,索然無味,昏昏欲睡。半夢半醒間,想念起我小時候喜歡的范丹鳳、李陸齡、劉德凱、寇世勳、潘迎紫、趙雅芝、趙永馨,哪兒去了?另一個聲音幽幽響起:妳睡迷糊還是傻啦?妳都步入前中年了,他們也都老了,退隱啦。
每次輪到佳慧帶CD來播,哪些偶像劇原聲帶、周杰倫、SHE、蕭亞軒、蔡依林,讓我們幾個「老人」有聽沒懂。她追問:「喜歡嗎?好好聽齁?」
我小心翼翼問:「可以說實話嗎?」
「蛤?」她抬高眉毛。
「吵死了!」 副理搶先說。
「對嘛,聽攏無啦。」有人附和。
有人說明天換帶陳淑樺和林憶蓮羅大佑的CD來聽,裴姨說的年代更遠,要帶民歌經典和劉文正甄妮的專輯來給我們聽。阿金說要聽方瑞娥和陳小雲的專輯,副理吐槽她:「怎不說文夏和洪一峰?」
她白他一眼,「那是你的年代。」副理立即撇清,「那兩老是我母親的偶像。」
「屁啦,誰信。」裴姨冷哼。
副理拿白眼看我們。
阿金把他推到一邊去,幾個人口沫橫飛的爭著說自己的最愛,從鳳飛飛、鄧麗君,到沈雁、江玲,小虎隊、林慧萍、憂歡派對、童安格、張清芳優客李林、劉德華到周華健、張學友…。我都不好意思告訴她們,我有一張黃梅調「梁山伯與祝英台」的原聲帶CD(我沒那麼老,只是非常喜歡這部電影),不知她們要不要聽?
副理又擠進來說起他少年時的偶像,妖姬崔苔菁,不知會不會復出開唱會?眾人喔喔怪笑起來。我瞥見佳慧一臉茫然,完全插不上話,好像我們說的這些古老的歌,褪色青春記憶裡曾瘋狂迷戀的那些大明星全是遠古異聞。
佳慧的表情,讓我在心裡駭笑起來,覺得我們幾個人真像白頭宮女話當年!
分類:美食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日劇;半澤直樹
  • 下一篇
  • 哪個星座的女人秘密最多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