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藉口,五花八門

人,若闖禍或犯錯,招到指責時,總會為自己找藉口好脫身。
單位裡最資深的大姊頭,每次出錯做壞文字板,或印錯色,或位偏。品保課的主任來投訴,副理拉開嗓門罵人,她就一臉無辜,指天立誓強辯她做的每一枚都是好的,哪有變形?中心凹下去是乾燥溫度過高,是守乾燥機的人,沒按時間收出來,超過設定時間。所以,不是她的錯,是阿珍的錯。
印錯色,是主任的字太潦草,確認卡上寫的代號,工程順序分辨不清,她才會錯將B部誤為D部,用錯玻璃版跟油墨,將花蕊花辮深淺色印顛倒。
位置印偏,是足範板老舊,十二等分線難以辨認,她才會錯將一當成十二。總歸一句話,千錯萬錯,都是別人的錯,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從我手中流出去的文字板,被逮到欠點或不良,劉主任左手端著「罪證」,不懷好意笑著喊:「小魚,妳皮在癢了!」我就冒冷汗挫咧等。
副理面目猙獰罵的口沫橫飛,我頭垂得低低地,看著我可愛的腳趾頭,一句藉口也找不出來。旁人使眼色示意我將責任推給張主任,主任心很軟,常替我們揹黑鍋,也不在意。
最重要的是主任經常宿醉,記憶力常短路,兩張嘴同時在他的耳邊爭辯,他就錯將謊言當成真,對副理說:是我叫她們這樣做,文字板是他殺的!他才是主謀!是真兇!他有憂鬱症,副理不太敢刺激他。只能對我們吹鬍子瞪眼睛,把戒尺敲得蹦蹦響。可是我不敢,覺得哪樣太不道德了。大家都罵我笨,活該被罵。
聽過形形色色的藉口,我覺得說的最精彩的是阿金的兒子。有一次拿東西給她,正遇上母子為了補習起爭論。
她拎住兒子的衣領,阻止他去打球。「你的英文數學都要補考!每天送你去補習,到底有沒有認真聽課啊?」
「怎會沒有?每天寫功課寫到凌晨一點多,害我睡眠不足。」
「所以,考試就睡著啦?重要科目都不及格?」
「又不是我的錯,是老師都出沒看過的題目。」他振振有詞。
「不用功就不用功,還牽托老師,」她擰了兒子耳朵一下。「所有的錯說給別人,你就沒有罪了唷?」
「我是哪種人嗎?」彷佛聽見奇恥大辱。「題目真的很難,大家都考不好,又不是只有我考不及格。」
「哼,藉口。」
「什麼藉口?」他低吼:「妳去考考看,能拿九十分,我頭剁下來給妳!」
「我要是會,就不用在工廠做工!」
「妳一樣不會,還好意思罵我。」看見阿金拉長臉,他立刻放軟聲調。「老媽,妳真的很想不開ㄟ,我們班有人考三四十分,二十幾分,振揚只考五分,也沒聽說父母罵他,我考五十七分,很不錯勒。」他安慰母親。「老媽,不要生氣,白頭髮會越來越多,容易老。」
「你若數學考個位數回來,我一定會口吐白沫昏倒在地。」看到兒子不以為然的臉,深怕他從此拒絕補習。阿金哀求:「凡,你就不能向考一名的同學看齊嗎?他幾乎每科都考一百,最差的國文也有九十五分。學費很貴,你讀出好成績也算報答父母。」
「拜託,誰要跟他看齊?妳不知道他很變態誒,」他拍額頭,一付受不了要昏倒狀。「年年考第一,還有二十張的證照,更可怕的是,總是在看整本都是字的書,只有他,才會去讀 國文 老師開出來的書單。」
「上回讀書會,他當導讀人,竟然選讀「駱駝祥子」!我立刻抗議,誰要去養駱駝啊!」
我忍不住捧腹狂笑。「帥哥,哪是本小說,駱駝是主角祥子的綽號。是說一個有理想的善良青年,因環境跟人為因素,讓他變墮落,變成社會最底層的人。」
「阿姨,妳也讀過這本書唷?」他眼睛一亮。
「對啊。媽媽對你多好,」我指著架上的書。「給你買這麼多書,偶爾翻來看,慢慢會讀出感覺來。常掛在電腦前不好,閱讀能力變差。」
「我打開書本看見全是字,頭就暈了,妳喜歡統統拿去看。」
「哈利波特的英文版,他碰也不碰一下,」阿金抱怨:「補了十年英文,講不出三句完整對話。」
「又來了,我又不是美國人,幹嘛講英語。」他理直氣壯。「現在的美國人,都嘛學習講中文」
現在的孩子真不簡單,頂嘴功夫一流,犯錯或成績不好被父母責罵,都能說出一拖拉庫的好藉口。當年我做小孩,無論挨父母、老師的罵,只敢在心裡頂嘴,哪敢當面狡辯!
就是從小沒有好好訓練,現在挨罵,連找藉口辯解都不敢。每次快被副理的口水淹死前,我的眼淚就非常爭氣的來撐場面,假扮成藉口好武裝自己的自尊心,才能很快被放回去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喜歡
  • 下一篇
  • 心測/你心底渴望什麼樣的冒險?╱夏霏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