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膽小鬼

明明膽子比老鼠還小,偏偏最愛聽鄉野傳奇鬼故事。
還不認份坐後面一點,非得伸長脖頸,靠說故事者那麼近,對情節一問再問,尤其是對沒有五官的臉,追問再追問真的像剝掉殼的雞蛋,那樣光溜溜的連一根眉毛都沒有嗎?
好追問的後果就是,不敢一個人上廁所、洗澡、睡覺、獨自在客廳寫作業。
超過九點老爹規定小孩上床睡覺時間,沒理由再在客廳瞎磨蹭。進了房間,嚷著不要掛蚊帳、要點著燈、不許關房門……。
把被子蒙住頭,還是睡不著,白天聽的鬼故事情節,此刻清晰無比在腦海裡重映一遍,自己想像的鬼臉畫面,竟然放大到從腦海跑出來在房間四周飄盪,嚇到差點尿床。
睡著也是作惡夢,被各種長相不同的妖魔鬼怪追逐。額頭正中長根長長尖尖角的鬼怪,不斷用角頂我的背。滿頭亂髮的樹妖,亂髮延長變成枯木,成為牢籠將我困住……。
夢魘、啜泣,沒睡好、賴床裝病,不想上學。被強制帶去收驚,嚴厲警告不許再聽鬼故事,如果再犯、再作惡夢、夢魘,要狠狠地打一頓。
不聽不看鬼故事,我愛看的連續劇也有超恐怖的畫面。
當時只有三家電視台,為了要教化人心、加強愛國意識、匡正社會風氣,那時的八點檔三台會聯播八年抗戰的時代劇,和講十年文革鬥爭的「寒流」。
印象很深的抗戰時代劇,演到南京大屠殺,日軍將中國老百姓五花大綁跪成一排,大刀砍頭,或槍決,挖坑將活生生的人推入,鏟土活埋。
飛機在天上不斷丟炸彈下來,滿地屍體,在散亂的籮筐、手推車行李堆一個小嬰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……。另一場戲,演一個日本軍官坐人力車不給錢,車伕拿不到車錢還被痛打一頓。車伕氣憤難忍,跟蹤至胡同裡把日本軍官殺死!
車伕難逃被補,以極殘酷的手法被日軍處死,將他的頭割下,懸掛在城門示眾!把這畫面對一個剛進小學的孩子,夠嚇人也夠震撼。
明知道那是戲,是假的,我還是被嚇到很長一段時間,連去廚房喝水也不敢。
那天去花市找香椿樹,看見有一隻庭園造景用的石羊在園子裡,售價3000大洋。
不知怎地我想起以前歷史老師說的一個故事,有一處達官貴人的墓園,按照古老規矩,立有石人、石羊替他看守陵墓。那些石羊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後,在夜裡變成活生生的羊兒,到處亂跑毀壞附近田地裡的農作物。
我跟我弟弟講,還好是白天來花市,我怕這隻石羊,夜深人靜時,會獨自在園子裡亂逛,咩咩咩說著:「寂寞啊寂寞!」
我弟弟瞪我一眼:「妳都幾歲了?還那麼幼稚!」
「…………」啊,我就會怕。
長到這把年紀了,在別人眼裡,我是個大膽的人,因為,我不怕打雷閃電,敢一個人待在職場趕急品,敢在深夜看靈異節目……。
實際上我還是個怕人兇,怕鬼,怕惡人,怕黑的膽小鬼!
  2010/06/04 13:21發表於雅虎舒嫚部落格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美麗紙上的秘密
  • 下一篇
  • 圓仔萌「牙」了 哈麥四齒 金古錐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