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椅子上的圖釘

印象很深刻,小學坐我右手邊的那個男生~~阿振~~~,超愛哭的。
被老師點上台演算數學題,算錯或算不出來,老師用課本敲後腦勺一記,我們呢頂多脹紅臉低頭看自己的鞋尖。
他不是耶,居然嚎啕大哭。我問他,幹嘛哭成這樣?他答:「不會算,很丟臉。」拜託,大庭廣眾哭的析淅瀝嘩啦,才丟臉。
有次美勞課,他跟我借膠水,我不借,他也哭。借數學作業要抄,不借,他更是哭到罵罵嚎。
坐他後面,籃球校隊的阿隆,非常看不慣他這愛哭的模樣,逮到機會就要捉弄他一下。
像在他的鉛筆盒裡放隻活跳跳的小青蛙,抽屜裡擺假蛇,課本裡藏壁虎~~。
那次,上課鐘聲響,老師走進來,班長喊:「起立!敬禮!老師好!」
我瞄到阿隆居然把一枚圖釘,放在阿振的椅子上。
我來不及出聲警告,「坐下!」老師做手勢。
伴隨「啊~~~~~~~」的尖叫聲,阿振彈跳起來。他的哭聲太驚人了,把同學 和 老師都嚇得半死。
「小魚,」老師點我的名。「妳說,究竟怎麼回事?」
「椅子上有圖釘。」我看了眼阿隆。
「椅子上為什麼有圖釘?」老師驚愕地嚷:「阿振有沒有受傷?班長快帶他到保健室去。」
「說,圖釘是不是你放的?」老師站在阿隆面前。
「對啊。」他還嘻皮笑臉,不當一回事。
「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?你不知道有可能害阿振殘廢嗎?」我們那年輕的女老師,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叫。
老師的模樣有點嚇到我們,對阿隆平日的惡作劇,老師只是板著臉,斥責幾句。現在她握緊拳頭,漲紅著臉,高八度的嗓音,太恐怖了。
阿隆也警覺事態嚴重,收起嘻皮笑臉,正正經經看著老師。
「我今天一定重重處罰你!不然,你永遠記不住,對同學惡作劇的傷害。」老師舉高平日用來嚇唬我們的藤條,瞪著阿隆。「手伸出來。」
阿隆很乾脆地雙手伸直,藤條啪啪落在手掌心。
雖然不是打我的手心,可光聽聲音就很難受。我當然挨過老師的藤條,知道那種痛。尤其現在老師卯起來打,不是等下擦擦綠油精就能好的。
阿振讓校護阿姨,塗抹些優碘就回教室上課,阿隆挨了十幾下藤條,還被罰站在講台邊,站了一節課。
他們並沒有從此不講話,照樣又打打鬧鬧到畢業。
很多很多年後在夜市,阿振跑過來叫:「小魚,小魚,妳是小魚厚?妳不記得我了?我是小時候坐妳隔壁的林振國;」他指著軍服上的名條。「想起來沒?」
「很愛哭的林振國?」我睜大眼看著他熱切的笑臉,和一隻手掛在他臂彎的正妹。
「對啦,對啦,有次數學課坐到阿隆佈下的圖釘陷阱,哭很久的林振國。」他不太滿意地皺起眉。「就要這樣講,妳才能想起來我是誰。」
 圖釘陷阱惡作劇,像是個連結時空的密碼,讓我們聊起藏在記憶裡的老師、同學以及小時候的美好時光。
2010/03/11 18:31發表在雅虎舒嫚部落格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圓仔是團團的翻版
  • 下一篇
  • 群鬼亂舞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