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追想曲

我青春少女的年代,社會風氣還很保守,想多知道點青春美少女成長的秘密,知識來源很有限。
問媽媽,她總是吱吱唔唔,含含混混半天,丟下一句:「等妳長大就知道了。」
教健康教育的老師,照課本唸一唸,要我們回家自己看幾遍。
同學中有幾個言語行為,比較敢的,會不斷不斷追問老師,令人難啟齒的羞澀秘密。
老師不耐煩地重覆說:「等妳長大就知道了。」
對十四歲的少女來說等長大,真的很遙遠。
然後,芳靜帶來她姊姊在看的「姐妹」「愛情青紅燈」「新姿少女」雜誌,在同學中傳閱。
這些雜誌內容除了影歌星的專訪,要上檔的電影、將發行的新唱片、筆友專欄,還介紹小女生喜歡的可愛飾品,信封信紙、衣服襪子……。
最最重要的是有個姐妹信箱,會替妳回答各種感情困擾疑難雜症,包括我們想知道的青春美少女成長的秘密。
我們那些一知半解的青春期知識全從姐妹信箱,拼湊而來。
我們班導師是個嚴肅一板一眼的中年女性,她最氣我們看瓊瑤、玄小佛的小說,和這些沒營養的雜誌。知道我們私底下會帶來傳閱,屢次警告,我們也不當一回事。
她就趁我們出去參加升旗典禮,來個搜查書包。小說雜誌在誰書包或抽屜被搜到,誰就星期六下午留校勞動服務。
那年代星期六還要上半天課,我最期待的就是電視台星期六下午播電影長片。被留校勞動服務,我是很不甘心的。
這天早自習,邊寫自然測驗卷,我邊瞄攤在膝蓋的姐妹雜誌連載依達的小說。
不專心聽課,寫起測驗卷頭就大,然後冷汗涔涔,用筆搔頭,期望想出答案來。想啊想的~~唉呀,導護老師大踏步走來,他可是班導搜書包的好幫手。
我一緊張就怕,怕,心就慌,隨手闔上雜誌,塞進隔璧同學淑宜的抽屜裡(那天她是值日生,和另一位同學抬便當去廚房)。
想不通,為什麼導護老師的眼睛那麼尖,夾在課本和筆記本中間的姐妹雜誌,他也能發現?
淑宜也常帶電視週刊、電影畫報、明星相片來,以為是誰傳給她的。沒懷疑是我「陷害」她,只是對每個同學說:「真衰!」她已經和她姊姊約好要去看電影呢。
我怕同學罵我卑鄙小人,根本不敢承認。
星期六下午,我在家喝冰水看老電影「藍與黑」,想著淑宜被罰打掃教師宿舍的庭院落葉,還要替脾氣古怪的歷 史 老師擦窗戶,罪惡感由然升起,藍與黑變得一點也不好看了,也不覺得爸爸的偶像林黛有多漂亮。
有好幾次想跟淑宜說對不起,話到舌尖總停止。一直到畢業,那句對不起,都沒說出口。
畢業離校,同學們像被風吹散的浮雲,各奔東西,從此失去聯絡,不曾再見。
光陰彈指過,歲月摧人老,轉眼已過二十多年時間。
最近,整理書櫃,發現當年省下零用錢在舊書攤買的幾本電視週刊,想起曾發生過的這件小插曲。
哪個被聯考緊逼,功課緊張,各科分數少一分打一下的歲月,四分之一世紀後回想起來,印象最深刻的是,和要好的同學擠在一起看姐妹信箱,小聲交頭接耳,推推擠擠,夾雜咭咭咭咭的笑聲。
2010/05/發表於雅虎奇摩 舒嫚部落格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夏日微酸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