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

分享

因為憂鬱離開大學,學歷無法代表一切

憂鬱 憂鬱症 學歷 人生 生命

Photo by Vasily Koloda on Unsplash

我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,被診斷為重度憂鬱症,在重度憂鬱時期我還在硬撐著學業,我是半工半讀的學生,想當然在我憂鬱的時候公司給我一筆資遣費把我資遣掉了,在學校,我對任何事情不感興趣,也畏於社交,不和人互動,所以我幾乎很少去學校上課。
就在大三時期還在硬撐,我曾連續一個月沒去學校,被同學譏笑為「忘記」開學日。我幾乎很少上課,在硬撐時段,我的學業被21了,可謂是學業和健康兩失,在導師和諮商輔導老師的建議下,我辦了休學,想要先以休養身體無主
曾兩度復學,後又因憂鬱因素再度休學。我從沒預料到,我的重度憂鬱「休養」居然需要約六、七年時間,整整超乎我的休學年限,所以,我迫於離開大學,至今我有的是,大學「肄業」證書。
在找工作方面一直很不吃香,我可以坦白說,在憂鬱前的大學時期,我是一名很活躍的大學生,擔任重要系學會兩幹部,成績也都是過關。或許我認為這可以是找工作的加分選項,所以我天真的一直把大學肄業的文憑寫在履歷上,我期望遇到可以懂我生病的主管或老闆,但事實上,沒有人喜歡或願意錄用「憂鬱症」患者。百分之百的面試官時常在我大學肄業上做文章,我不認為他們沒有權利知道我為何沒有讀完大學,只是當我嘗試說出真相時,卻得到了不意外的結果,永遠不會通知錄取。
而當我不願意說出真正原因時,意味著我必須說謊,而一次的謊言比一次謊言說的更大,為了圓謊而說出更大的謊言,面對每一次的百樣問題,我就每一次必須「更新」我的謊言,挖東牆補西牆,這種活在謊言的世界中,我很討厭。
所以我在今年2020年10月初決定了,我要從履歷拿掉大學肄業的資訊,我告訴自己,即便我遇過很多瞧不起我學歷(高中文憑)的面試官,聽過很多酸言酸語,但我還是有幸在今年3月遇到了一位看重人品比學歷更重要的老闆,她告訴我「現在文憑高不代表很厲害,一個人的人品、能力才是最為重要的。」
雖然還是有很多職缺和公司很注重大學文憑這塊,但就讓他們把我刷下來吧!不是我不適合那些公司,是那些公司不適合我。我依然是我,只有高中文憑就不能找工作嗎?大學出來的人在工作各方面就比較厲害嗎?我以前的同學和我說,她們公司近期錄用了很多台大畢業生,但那些人在工作方面真的沒有比較強。
雖然沒有高職生的一技之長,但我相信,會看重我經歷的人還是大有人在!沒必要為了文憑去說謊,去煩惱,去為自己的人生計較那麼多。人的一生都有它的存在價值,學歷無法代表一切,誰敢篤定只有高中文憑就沒有未來?
2020/10/12 小晴
#憂鬱  #憂鬱症  #學歷  #人生  #生命 
分類:日記

一名憂鬱、思覺失調症患者,同時也是一名同志。努力活在這個不被接受的世界中。喜歡研究歷史和性別議題,興趣是畫畫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婚姻平權法律一周年,改變台灣社會什麼?
  • 下一篇
  • 大政奉還以及其意義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