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少年Pi的奇幻漂流 (Life of Pi)

 年假期間擺盪在看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還是《悲慘世界》好呢?熱心的臉友立刻告訴我,看少年PI要耐的住悶,開場10分鐘超悶的,催眠效果不錯。船難開始後,就看PI跟老虎的對手戲,3D視覺效果很震撼。看歌舞片《悲慘世界》後,會覺得我們的生活還不算悲慘。
大過年的我可不想打瞌睡,一年都懶惰,所以看了《悲慘世界》。
前幾天李安以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奪下奧斯卡最佳導演,心想人人都說好看,我也該來領教這3D視覺震撼效果。佳慧再三叮嚀,不要被出場的蜥蝪嚇一跳喔,她就是被蜥蝪嚇到尖叫,其他人被她的尖叫聲嚇到彈起來。>///<
大導演李安果然是說故事高手,給觀眾描述了一個虛實難分的故事,令觀眾在亦真亦幻中沉思。
暴風雨船難後,PI失去家人,斑馬,紅毛猩猩,只剩老虎和他同在小艇上,這兩個對立而又相互依存的雙方開始了不離不棄長達 227天的生死之旅。
從漂流開始PI就面臨諸多危機,比起老虎對他的虎視眈眈和食物匱乏,更危險的是內心的精神崩潰。PI剛經歷了與親人生離死別,馬上面臨危機四伏的海洋,孤寂的PI憂懼未來,死亡的恐懼折磨著PI的意志,使他幾近絕望。正如所PI說:「(絕望)它是唯一真正的對手,因為只有絕望才能打敗生活。」
幸好老虎的存在分散了的PI注意力,老虎使PI警覺,保持思考和求生的慾望。
「沒有理查德•帕克(老虎名)我早就死了,對它的恐懼讓我保持清醒,照顧它的需求讓我得到意義。」這是PI活下來的原因。
經過不知時日的漂流,體力耗盡,奄奄一息的PI地看到了陸地,當小艇漂上陸地,PI激動地跳上海灘倒在沙灘上,他知道自己得救了。瘦骨嶙峋的老虎也跳上陸地,在PI模糊的視線中默默走進叢林。
電影最後一幕,牠進去叢林的時候,並沒有如所PI渴望的、回過頭來跟他道別。PI感慨說:「那個讓我生存下來的理查德•帕克,那個讓我痛苦,讓我害怕的凶狠伙伴,一直向前走,沒有回頭,永遠消失在我的生命裡……我猜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的放下,但遺憾的是,我們卻來不及好好道別。」
我猜牠老虎,理查德.帕克,實在是放不下。
PI離奇的遭遇和故事結尾時的神來之筆——他對調查人員說的另一個故事,引起了觀眾對故事孰真孰假的爭論。無論哪一個是真實的故事,可以肯定的是這部影片是一個寓言,它留給看電影的人們許多思考的空間。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中外名人一句話〈六十〉
  • 下一篇
  • 有進步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