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尋常生活小日子(45)

昨天巧遇兒時玩伴的姊姊,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認出我來,我的遲疑在她喊出我小時候的名字~那由老爹鄉音演變出的名字,只有家人與兒時小伴才會喊的,乍聽下有疑似在夢中感覺。
玩伴的姊姊已非兒時的模樣,倒和模糊記憶裡她媽媽幾乎一模一樣,可見遺傳因子非常強悍。
未上幼稚園前,我們傍晚在空地玩遊戲,她和大妹妹在廚房幫忙準備麵店的小菜滷味,洗菜時,臉貼在紗窗看她小妹跟我們玩沙,堆石頭,她覷父母沒注意的空檔就溜出來和我們玩一會兒也好。
隨著社會進步,人們不喜歡住三合院平房,愛住樓房,大地主就把這一大片三合院平房連地賣給建商,有能力的原地訂一戶,口袋不夠深的如我們家就搬家,小伴就此四散。
時間一天接著一天向前行,像是排列好的隊伍,偶爾會想到那些和自己漸行漸遠的人。不再來往了,不再甜蜜了,不知道他們的生活了,
現在過得怎麼樣?然而,也不是真的想要知道。只怪歲暮思念因子在作祟。
就讓失聯的人就繼續消失吧。也許各過各的,最完美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