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尋常生活小日子(29)

早上看見兒麗脖子上貼塊撒隆巴斯,以為她又落枕。她說不是,是昨天去推拿整脊,當下肌肉鬆弛非常舒服。回家後全身骨頭像要散開疼痛不已,連脖子都轉不過去。
妳是去找密醫推拿?怎會這樣恐怖?阿金忍著笑。
推拿整脊要小心點,要找有執照的推拿師,小心紓壓不成變殘廢。裴姨還故意推兒麗痛處。
她有證書的,就在小魚每次買素料隔壁的隔壁那家店啊。
我有時候經過,都看見有人躺在診療床上被推拿的哀哀叫,好像受滿清十大酷刑,灰熊可怕。
那推拿師學藝不精吧?我若去按摩推拿,舒服好幾天。老大走過來插嘴,皺眉看著兒麗:像妳,花錢受罪,貼那麼大一塊狗皮膏藥,難看死了。我看妳們這些人也是歹命,排休不是感冒生病,就是唱歌唱到燒聲,要不就是去按摩按到扭傷脖子。那麼愛做工幹嘛,是沒做過喔。
你自己還不是一樣,排休就破病,還有臉說我們。裴姨很狠狠瞪老大幾眼。
我這個人非常敬業,所以就得到一種沒來上班就會破病的病。老大板著臉,講得真像一回事。
你是在家當孤單老人只能跟貓相對看,無聊啦。來上班就能罵人,才覺得自己像個人,多威風,虛榮病。小玉兒不屑地撇嘴:你退休後就到公園去對那些流浪貓狗訓話,才不會得憂鬱症。
喂喂,我有講到妳喔,妳把我講成這樣是什麼意思?
因為我不歸你管,才能說實話。哈哈哈。小玉兒仰天大笑。
從明天開始,妳不要進來這裡,被我看見打斷妳的狗腿。老大橫眉豎眼哇哇叫。
明天週休你自己來上班,誰要來。小玉兒把果皮收收帶走,跟佳慧說:晚上我們要去逛逢甲夜市,妳要不要去?
佳慧燒聲,只能拼命點頭。
怎不揪我?我也很喜歡逛逢甲夜市。老大忙出聲。
誰要揪你?我們只限女性,不歡迎無聊男人。小玉兒往門外走。
老大厚顏跟在後面,要求讓他參加逛逢甲夜市。
人不能學會獨處,怕孤單,日子也是滿難過的。
還是我自己孤癖慣了,習慣一個人吃飯,逛街,喝咖啡,看書,看電視,比較不正常是嗎?
分類:健康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熊貓寶寶也跳騎馬舞
  • 下一篇
  • 熊貓的變裝秀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