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兩件小事

(一)
阿金七點就打電話託我幫她買早餐,因為她要載兒子去搭火車。
去到她說我順路,人潮強強滾的早餐店,費了點功夫才擠進小店舖裡。
拿個小餐盒,夾五顆鍋貼,兩個水煎包,一杯豆漿,結帳時,老闆娘說:這不能這樣裝啦。她抽三個塑膠袋,五顆鍋貼裝一袋,兩個水煎包各裝一袋,豆漿又另裝在一個塑膠袋,然後又統統裝在一個半斤的塑膠袋。
我看傻眼,為什麼要用這麼多塑膠袋?一個小餐盒會比這麼多塑膠袋貴嗎?跟她說,豆漿,水煎包不用分開裝。我預備把這些點心裝進我的水壺布包提袋,老闆娘說很堅持說,這樣比較好拿。
比較好拿?我比較怕的是熱騰騰的水煎包裝在塑膠袋裡溶出塑化劑,而且製造的垃圾量也太多了吧。
阿金卻說我太龜毛了,塑膠袋裝熱食,從小吃到大,塑化劑沒啥好怕。
是啊,我這人從小就是怕這怕那的膽小鬼。
(二)
寶珠姊問我認不認識工程課的林**?
認識啊。
昨天下午他來幫我們換兩支燈管,我跟他抱怨總經理越來越“凍酸”(台語~小氣鬼),以前那個單位沒有儲備幾支日光燈管隨時替換,現在遇上燈管罷工,要打電話給林經理,請他派人來換。
人員管制,一人當五人用,常常等不到馬上有人來換,有時候日光燈管失明一天,等啊等,終於等到來人跟日光燈管,才能換上。寶珠姊越說越氣憤:燈管是可以吃嗎?還是像大陸廠的員工,公司裡什麼附屬品都能偷出去賣,我們是那種人嗎?當老闆小氣到這地步,節省過頭。
接下來又罵一大串,自動省略五百字。
我預備站起來走人,寶珠姊說到重點了:那個林**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,他好像不知道總經理是誰呢。
他跟總經理很熟,是妳自己不知道林**是誰?
他是誰?寶珠姊臉色正經起來。
林**叫總經理舅舅,妳說他們熟不熟悉?
蛤?伊叫總經理阿舅?寶珠姊嘴巴張大大:親阿舅?
林**的媽媽是總經理的親妹妹,妳說他們親不親。
啊,我苦囉,竟然當他的面講他阿舅那麼多壞話,我可能會被辭頭路。寶珠姊趴在桌面唉唉叫。
誰教妳講人壞話前不打聽清楚,小玉兒闔上週刊:還好林**不是多話的人,你下次要講人壞話,稍為打聽清楚,並且記得關上門,小心隔牆有耳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熊貓的不太在乎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