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多事的秋日午後

整個早上公司裡耳語不停,裁員遣散,各單位都要五名以上,無薪假將再出現,連空氣裏都充滿惶惶不安。
裴姨拐彎抹角問課長傳言的真實性,課長翻白眼說:我那知?這區副理最大,去問他。
從八點半開始老大好像都在會議室裡,主任一邊攪拌油墨,一邊張望會議室大門:門關緊緊,沒半個人出來過,在商量什麼重大機密。
下午鐘響過了許久,老大夾著大疊資料進來,臉色鐵青叫開會。
我們放下手中工作,往前排排站。
「妳們這些人,把我講的話全當耳邊風,一再告誡妳們,訂單少,大老闆嫌人多,我們唯一能跟大陸廠比的就是品質勝過他們,出貨要比他們快。結果,昨天那批貼錯標籤,寄日本結果寄到西伯利亞去,重做來不及,等被求償違約金。花花妳指別人幹嘛?就是在說妳,昨天不是妳帶著張妹妹貼的標籤?瞎了眼啊?又不是新人,三天兩頭在出錯,別人幫妳收爛攤子收不完,還要說人小話,做人是這樣嗎?妳明天開始排休,年假全排完。哭也沒用,我一早上都在挨罵,不打妳算客氣啦。」
以老大向來對花花的袒護,說這麼重的話,真是天要下紅雨了。
也或許是簍子捅的夠大,眾目睽睽下,找人當替死鬼太過缺德,故意罵得兇吧。
「還有張妹妹,妳再繼續脫線兩光,契約滿就不再跟妳續約,我跟妳說真的,不要以為我是說著玩。」
「大老闆開公司就是要賺錢,達不到營業額,當然就是要裁撤員工,還有什麼好講的。拜託妳們工作時多用點心,不要常常出錯。散會。」
花花站在柱子邊哭的稀哩嘩啦,和她同單位的人,居然沒半個人遞張面紙給她,可知她平日陷害,告狀許多人,是多麼令人憎惡。
主任像趕小雞般趕我們:「沒什麼好看,回去做自己的事。」
老大來問出貨時,經過她面前,連看她一眼也沒。
我想起張曼娟的一段文字,一個令人憎惡的人,仔細觀察,不過是個可憐人。愈多人憎惡,說明其人可憐之處也愈多。因這樣的發現而原諒了某些人,
並警惕自己,別當一個可憐人。
我的小心眼是不可能原諒花花對我的陷害,逢人就說我小話,蓄意嘲笑。
在職場上不可能讓所有同事都喜歡我,要時時警惕自己,別當一個可憐人,來讓人憎惡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12星座誰是完美人妻
  • 下一篇
  • 熊貓的特殊才藝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