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張妹妹的兩光語錄

總務處拿廠商送來吃的月餅和預購目錄,最受歡迎的綠豆椪和蛋黃酥,都比去年貴五至三塊錢。
「靠,這樣我今年送禮的預算要再追加三千多塊。」裴姨用力把目錄慣在桌面。
「我記得以前,一個綠豆椪月餅才二十塊。」張妹妹說。
「妳在那裡買到一個二十塊綠豆椪月餅?」大姊頭問。
「我讀國中的時候呀,」張妹妹一臉天真。「我媽媽都會買好多給我吃。」
「厚~我真想從她的頭巴下去。」佳慧做個巴頭的手勢。
「現在的月餅真貴,我都捨不得買來吃。月餅好貴喔,妳說對不對?」她轉問我:「餅店賺太多了。」
「請問妳今年幾歲啦?」我問她。
「嗯…三十……三十六了。」她有點結巴。
「妳正經點好不好,妳讀國中時買一個月餅二十塊的事,離現在起碼二十年了,物價早不知漲幾千遍了,還那來的一個二十塊綠豆椪月餅。」真是敗給她。
*****
老大問他桌上的油飯跟紅蛋,誰拿來的?淑姊答:資材課的蘇小姐。
「生龍鳳胎那個的蘇小姐?哇,禮金要送雙份了。」
「妳知道為什麼第一次生試管嬰兒,第二次卻是自然產?」張妹妹無哩頭的冒出這句。
我假裝沒聽見,不想回答她的兩光問題。
「妳不知道對不對?我告訴妳喔,因為嬰兒放在試管裡,再把試管放進肚子裡,把肚子撐很大很大,第二次就能自然懷孕,不用再做試管嬰兒。」她說的喜孜孜。
噗~哇哈哈哈,阿金忍不住大笑。
在打報表的主任停下來,「那國的白癡話。」
「妳看的書一定沒說過這件事。」
「請問妳這知識從那裡來的?」
「我二姊就是這樣啊,人家問她原因,她都說不知道,我就這樣猜啊。」她看我們的反應,遲疑地問:「不是這樣嗎?」
「人可以沒有常識,但最起碼有點知識,生試管嬰兒絕對不是把管子放在肚子裡。妳每天花幾小時看報紙,到底看什麼?」
「我喜歡看那裡有搶劫,殺人車禍啊這類的,體育版也喜歡,現在都是陳殷偉的新聞……」
「妳什麼毛病啊?嫌社會不夠亂,專看搶劫殺人的新聞。」裴姨打斷她的滔滔不絕。「妳的腦袋到底都裝些什麼?不懂的事不要隨便亂講,會讓人笑。回去健康教育再讀好一點啦。」
「人家清純,那像妳老江湖。」小劉課長忍住笑。
「清純?她是春天的那兩條蟲啦—蠢。」
「我姊夫都說我是豬頭,不是春天的兩條蟲。」張妹妹糾正裴姨。
「豬頭跟蠢那裡不一樣?」小劉課長問張妹妹:「不都是說妳呆子嗎?」
「春天的兩條蟲……為什麼會是呆子?」她還問我哩。
「蠢字的意思……妳回去查字典就知道。」
真糟糕,這張妹妹,除了兩光外,又被加上蠢字,以後如何是好啊。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三面記事
  • 下一篇
  • 清晨起床號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