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尋常生活小日子(18)

做不到的事,我是絕不會答應別人。
三個月前離職的鎂亭,不斷打電話要我幫她問公司,可不可以讓她再回來工作?
新工作不好嗎?我沒先說不可能,都在排休了,那可能再補人,如願進入相機製造大廠,適應不良?
她停頓許久,才說:就跟妳講的一樣,在這邊做,需要強健體魄,灌滿電池的好體力,不然很快就被操到陣亡。小魚姊姊妳知道嗎,我每天七點十分就開始做,到十二點吃飯都沒去上廁所。十二點二十分我又開始做到五點半,晚班都來了,數量才勉強夠,可還是每天被罵,三個月契約到了,他們就不再跟我續約。我們家的麵包店上個月就收掉了,油電雙漲原料也漲的超離譜,店根本開不下去,我那可能待在家裡閒啊。
當時勸她不要辭職,她辭意堅決,介紹她去相機製造大廠的人說,日薪八百,每月生產獎金有好幾千塊,年終獎金高達五個月,重要的是還有股票配給。
我曾經去相機大廠做過臨時工,日薪八百沒錯,但是每天要站上八九小時,三天下來,那腿……根本不是自己的,酸痛到蹲不下去。資深員工,領班,組長,課長隨時都會過來站在妳旁邊糾正錯誤,順便罵人,他們罵起來人像在罵十惡不赦的惡人,自尊心脆弱的人,聽了肯定當場去撞牆。我臉皮夠厚,咬牙忍耐二十天,領錢就走人。
那來的生產獎金跟股票配給?年終獎金再高也跟契約工沒關係。
鎂亭聽不下去,離職單遞的可快了,課長再三聲明,主管章蓋下去,離職立即生效,沒得後悔。她直說知道知道。
裴姨說:妳如果是去總統府上班,我才不留妳。但妳要去相機製造大廠那邊,還不如在這裡繼續做,要賺那日薪八百……也要有那種本事。
我可以忍,等領了第一個月薪水,我會請妳們喝飲料。她嘻嘻哈哈的收拾個人物品。
做不到的事,我是絕不會答應別人。昨天跟她說,訂單少的可憐,我們都在輪流排休,她還不死心,當手機顯示鎂亭的名字,按了通話鍵後,她焦急地問:怎樣有幫我問嗎?可以嗎?
老大雙手背在後面晃了過來,我說:妳直接問副理。鎂亭有事跟你說。我把手機遞給老大。
鎂亭喔,蛤?妳想再回來做?傻妹,公司都快倒了,那可能再僱用新人,當初妳決心下的堅決,就不要再回頭啦,年輕人往高科技廠走,蛤,那種工作太苦?那妳可以去賣包子饅頭蔥油餅,有次主任罵妳,妳自己說的啊,去榮總門口賣早餐,也比在這裡受氣好.好,就這樣,再見。小魚姊姊喔,沒工作咩,我派她去拖地擦窗戶,沒空跟妳講電話,好啦,妳晚上再打電話給她,再見再見。
老大把手機還給我時,說:妳那個徒弟,有白目,現在什麼時機,還想來應徵,見我瞪他,他甩甩雙手,裝腔作勢哀嘆:苦啊,這日子。
是啊,這日子…苦啊。
分類:旅遊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蝶戀花
  • 下一篇
  • 老少通吃的魅力星座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