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練肖話

原本,人員配置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。訂單少,合約期滿回國的菲姊缺也沒補人,又有優退人員……工作突然多起來,變成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工作,像好好屬於非專門技術人員,那邊忙不過來,她就被喊去支援一下。
整天,就看她推著推車樓下樓上跑來跑去,有時主管開會去,她還要客串接線生。早上打掃阿姨請假,人事主任還喊她去總經理室拖地。
這麼忙亂的結果,自己的工作完全沒做好,影響到我們的效率。一個人罵她,她就嘿嘿笑。兩個人罵她,她就哼哼哼笑。三個人罵她,她扁著嘴回罵:「吵死人了。」六個人罵她,她握拳:「再叫,再叫,就把妳們殺掉。」
阿金壓著好好的頭頂:「妳這哈比人,想殺掉我們,還早咧。」
大姊頭罵她:「好好,妳再哇啦哇啦叫不閉嘴,我就把妳的頭扭下來當球踢。」
裴姨打好好比中指的右手,「亂比什麼?小心我剁掉妳的手。」
好好搞笑地做勢朝裴姨踢去一腳,無奈腳太短,連踢三次都沒碰到目標的一丁丁一米米,反而踢到我的桌腳,桌面最高品物震動跳了跳。
「喂,好好,」我壓住保麗龍盒子,警告地說:「妳若打翻我這疊品物,妳就完了,鐵定打斷妳的腿,離我的桌子遠一點。」
「啊,小魚,妳好膽喔,我這一代女皇的腳,妳敢把它打斷?真是皮在癢……」好好舉高她的小短腿。
主任走過來裝模做樣檢查一番:「好好,算妳好運,貝殼沒怎樣,不然就把妳殺掉,扒皮裝粗糠,再用草蓆裹一裹,丟入大甲溪放水流。」
「主任,算你狠。」阿金對主任豎起大拇指比讚。
「啥米?」好好尖著嗓門:「主任,你好狠心,沒有要用箱子把我裝起來,只用草蓆裹一裹,就丟入大甲溪放水流喔。」
「妳耶扒數只能用草蓆裹裹,主任的等級才能用箱子。」裴姨一臉正經地說道。
哈哈哈哈,我們忍不住大笑。
「啊好,妳們這些壞心人,死小孩,給我記住,恁祖媽要來……」好好開始碎念。
佳慧把好好的雙手反翦:「好好阿姨,妳足吵耶,把妳綁起來,吊在公司大門口。」
「那妳繩子要拿粗一點,不然我一代女皇摔下來受傷,妳這死小孩就死定啦。」好好搞笑的扭起屁股。
「妳們這些人,怎這麼野蠻呢?」碩士技術員冷冷出聲。
「那裡野蠻?」小玉兒看著碩士技術員:「有打你罵你嗎?還是把你扒皮裝粗糠?裹草蓆?」
「妳們的話是語言暴力耶,還不野蠻?」
「我們的烙狠話是種情緒宣洩,又沒真的殺人剁手腳,你較什麼真啊?一點幽默感都沒有。」萌對技術員翻白眼。
「大家都很熟,才烙狠話笑笑,誰真的會把好好裹草蓆。」主任說:「有時工作壓力大,又不可能真的殺人放火做壞事,烙烙狠話或在老總,副理背後幹譙幾句,是紓壓良藥,你在公司待久就知道。」
原來,主任也是自我安慰的阿Q高手。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12星座分等級,你是第幾等呢?
  • 下一篇
  • 香芒好滋味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