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路邊同學會

趁雨停趕緊去市場,買青菜水果。
颱風剛過青菜賣相差,價錢也貴的嚇人。半顆高麗菜也要上百,放棄。買地瓜葉和玉米筍杏鮑菇金針菇,又想起明天農曆六月十九是觀世音菩薩得道日,去南北貨雜貨店買了麵線做供品。
沒想到遇見老惠,她來買咖啡紅茶跟壽桃。
我要帶她去吃麵線羹,她看見賣百香果檸檬,挑挑選選後又跟小販討價還價,說的正熱鬧,迎面走來手提大包小包的男人,很大聲地喊:老惠,妳怎麼也跑來這裡買菜?
只能你來買,我不能來喔。老惠轉向我指著那人:阿振啦,妳認不得他了厚?這是小魚。
阿振??那個阿振?我努力搜索記憶裡叫阿振的人。
小魚喔,好久不見,他走到我面前來呵呵笑地說:妳跟老惠幾十年了還混在一起,真正是麻吉捏。
我打量此人,中等身材,大頭大臉,髮線略高,不怎明顯的鮪魚肚,笑起來特大的嘴……啊~你是住在老惠家後面那個振國。
對對對,跟藍寶住隔壁的振國,不是賣豬肉那個振國。當年,我們班有兩個男同學叫振國。他還是呵呵笑:妳記憶力不錯,不用吃銀杏顧腦。
一陣香氣襲來,穿黃色花朵洋裝的女士手提大包絞肉,油豆腐走過來,她對老惠微笑點頭,眼睛轉到我臉上,這位是……
我的小學同學小魚,他語調高昂地指指我。小魚,這個是我的水某,他動作誇張要對太太來個愛的抱抱。
我對女士點頭微笑,她笑笑地說:看不出來你們是同學,因為妳看不出有這樣的年紀。
拜託咧,小魚是老起來等的,她十一歲就長這模樣了。
沒錯,沒錯,我是從小就老起來等的。
水某我跟妳講,小魚小時候沒戴眼鏡,沒白頭髮,最重要的是沒這麼胖。他呵呵大笑。
他親愛水某給他一拳:腰瘦,怎麼這樣說人家。
真的啦,小魚小時候好可愛,尤其是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線,好可愛。當然,現在也是不會差太多。他講的口沫橫飛:缺點是她很孤癖,難相處,都不跟我們玩。小魚,妳現在還一樣ㄍㄡㄌㄠ嗎?
你說呢?
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,我看妳還是一樣ㄍㄡㄌㄠ難相處。
你不要一直講小魚的壞話,老惠擠過來:我都沒跟你水某說,你小時候臭頭,都理光頭,頭皮貼著郵票大小的狗皮膏藥。
蛤?!你小時候怎那麼胎溝?女士驚喊。
老惠妳亂講,我才沒有臭頭咧,那是胡ㄨ杰。他簡直要跳起來了。
是嗎?我記得你們男生都差不多臭頭,頭皮貼著郵票大小的狗皮膏藥。老惠瞄著他的後腦勺。
賣亂共啦。他漲紅了臉。
你們別在路邊開同學會了,去喝杯冷飲,順便聊天,阿振請客。女士看著對面的喫茶小舖。
謝謝,我不喝甜的。我婉謝他們的好意,老惠也說不用,直接說再見了。
小魚,看見妳,白頭髮這麼多………阿振很輕很輕地嘆息:真覺得歲月不饒人。
廢話,歲月又饒過誰了?他也早不是當年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大頭振了,不是嗎?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12星座的小聰明與小糊塗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