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剪一段記憶

去文化中心借閱舊報紙,離開時時間還早,想去中正公園走走,自從九二一地震後,地型改變,山路不好走,就不到這邊來。
十幾歲時,老惠每星期天都約我來中正公園爬山練身體。年輕嘛,體力腿力都好,一路往上走,經過當年非常有名的蕭家花園,在往上去到忠烈祠,臉不紅氣不喘,那像現在,繞學校操場五圈…就喘…好累。回家躺床上睡幾小時,連飯都吃不下去,體力真正……差。
看見路邊有往情人谷的指示,立即改變路線。國中畢業那年,同學邀約聯考結束,去情人谷烤肉。到了預定日期,卻因大雨而取消。這項約定就成了約定,沒有成行過。
第一年因大雨取消。
第二年,同學有的考上好學校,繼續升學。有的讀名聲很差的學校,怕被取笑,打電話給她,永遠不在家,斷了聯繫。有的因家境關係出社會工作,沒升學,和同學就疏遠了。有的去北部打拼,另外兩個沒讀書沒工作,直接當了人家媳婦太太媽媽,更不和同學來往。
人數約不齊,主辦的阿碧也覺得沒勁兒,就不了了之。隨時間流逝,
情人谷從記憶被抹除,沒聽誰再說起過。
要過隧道,格友Bell說中南部特別多隧道,可能跟山區有關吧。這裡還有兒童彩繪美化水泥牆面。
我對隧道一直有恐懼感,倒不是怕黑。而是讀小學從同學那兒聽來這…也算鬼故事吧。那幾個同學上下學都要經過隧道口,高速公路上的車就在頂上跑。據說當年建高速公路,來到這隧道口時,出了工程意外,死傷許多人。其中一退役老兵靈魂不散,總排迴在隧道口,見成群走過的小學生,就開個小玩笑,一一摘掉他們頭頂上橘黃色的帽子。
所以喔,我們在隧道口就會脫下帽子。同學眨了眨眼睛。有次,放學後要去她家看新生的小貓咪,走到隧道口,不同年級的小學生,默契良好,動作一致,脫下帽子,腳步快速通過隧道。那緊張氣氛,讓長大後的我,看到隧道就緊張害怕,經過時,害怕被摘掉帽子,儘管我根本沒戴帽子。
山路真的不好騎車,對我小羊是考驗。實在不想冒險,就在這頭拍幾張滿樹盛開鳳凰花。
小時候愛撿掉落的鳳凰花,做成蝴蝶書籤,夾在書本裡。
六月鳳凰花開,高唱驪歌,又到了畢業季節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有機會便能衝出逆境的星座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