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四月吹來梅子風

每年清明節前後,市場許多菜攤前都會堆放一袋袋青梅。
我看著那些青梅,它們曾是我生命記憶裡的幸福密碼。
小時候住在集合式社區,左鄰右舍無論做粿,蒸年糕,曬蘿蔔乾,高麗菜乾,醃醬瓜,人人都看在眼裡,也會成為一種集體作業。
每年進入四月,就能看見家家在門前曬醃漬過鹽的青梅,幾日後,一層青梅一層糖收進玻璃罐裡,密封起來。若是醃脆梅,一個月後就能開封品嚐,Q梅就要等上半年。
媽媽年年看鄰居醃漬梅子,看出心得來。有一年,她讓老爹上菜市場買二十斤青梅回來。我還記得那袋青梅碩大如小顆桃子,老爹說是向位在梨山種植蘋果,水蜜桃的老鄉買的。
媽媽對如此飽滿胖碩的青梅滿意的不得了,花了一早上的時間用鹽巴清洗青梅表面的細絨毛,就是用雙掌前後左右順逆時鐘滾動梅子。然後裝在籃子裡瀝乾水分,在用刀背拍裂梅子「吐苦水」。這是看功夫的招式,看媽媽做簡單的很,唉呀,我這笨手笨腳的粗魯人,總是讓梅子開口大笑~籽都出來見人了,這是不及格,只能破一半剛剛好。
梅子不是裝進玻璃罐就好,媽媽每隔幾天就察看梅子有無冒泡泡?如果有,就倒掉糖水再重複放糖三四次後,梅子不再冒泡泡,等上一星期就能吃到酸甜好滋味的脆梅。
媽媽醃梅子的功力精進後,除了脆梅,Q梅,也醃梅子酒,梅子醋。我這貪吃鬼,看著那一罐罐醃好的梅子,聞著飄散在空氣中的香氣,總問媽媽:什麼時候可以吃?
這些都是要耐心等待,急什麼?媽媽回答.
我急什麼?急著想喝冰凍酸梅湯,急著想吃酸梅果凍,急著想吃梅汁醃嫩薑…。
04年是媽媽最後一次醃梅子,那時她的體力,膝蓋急速退化。她坐在廚房挑揀我買回來的那袋青梅,淡淡地說:以後妳想吃,自己要學著醃梅子,不要買現成的,商人求速成怕在裡面加不好的糖精或別的添加物。
這話,我聽了眼眶發熱,心酸,喉嚨像梗塊石頭,難受的不得了。強烈的想念我十幾歲時,家裡經濟狀況勉強,物質並不豐裕,但那段時光卻是我生命最美好的記憶,父母還年輕,身體健康,對生活充滿希望與夢想。
我站在製刀店前,看著菜攤老闆把客人買的梅子,整袋倒入滾筒加鹽藉機器的力量,清洗梅子的絨毛再拍裂。
南風微微,吹來帶著梅子味道的清香,是的,四月吹來梅子風,是我生命記憶裡的幸福密碼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讓男士很慌亂的星座女
  • 下一篇
  • 後生可畏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