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後生可畏

最近天氣怪異,陽光露臉沒多久就下班,天色轉黯不到半小時,傾盆大雨隨及到,雨勢雨量都驚人。
星期六,天氣陰晴不定,裴姨把小女兒帶來上班,我問她:不用上安親班?
「安親班排戶外教學,遊登山步道,前幾天下大雨,我看今天也會下雨,怕危險不給她參加。」
星期六,總經理不會來公司,若工作需要加班,會有同事把小孩帶來,李大叔見怪不怪,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有時還客串保姆,盯著蘿蔔們頭寫功課。
儒儒來過公司好多次,她要求在鐵櫃後面那張桌子寫功課,主任點頭說好。
九點半,老大晃進來,例行工作先四處巡邏,瞧瞧人是不是全員到齊,晃到鐵櫃後,發現了儒儒。他故意大驚小怪地嚷:「唉哟,怎麼有個小孩在這裡?唉哟,瞧瞧這是誰?不是裴太太的小女兒嗎?」
「神經.」萌低聲說.
「你這人怎這麼無聊。」儒儒的聲音,剛好我們都能聽見,很想笑。
老大靜了幾分鐘後,裝童音(噁心):「儒儒,妳寫什麼作業?數學喔?我教妳好不好?」
「不用,我自己會寫。」直接拒絕。
「真的不要嗎?我數學很強。」不死心。
「你是外星人嗎?聽不懂人類講的話?走開,不要站在那裡擋住光線。」
哈哈,阿金跟小玉兒笑聲驚人,小嵐再補一刀:「副理這下被萬箭穿心了。」
老大走過來,把昨天的生產報表重重甩在桌面。「笑什麼?妳們這些人牙齒白喔。」
好好不怕死的問:「副理,你現在是見笑轉生氣厚。」
「妳不要講話,沒人說妳是啞巴。」
主任從露光室伸出頭來對儒儒喊:「喂,小孩,妳知道剛才那個人是誰嗎?是副理喔。妳不讓他教妳數學,他會挾怨報復妳媽媽,天天找她麻煩,年終考績吃大丙,妳媽媽就沒錢繳妳的學費,帶妳出去玩,買東西給妳。」
「主任,你話很多。今天急品沒出貨,你的皮給我繃緊一點。」老大怒視主任。
「你還在喔,我以為你走掉了。」主任嘻嘻笑,趕緊把頭縮進露光室。
「什麼叫我還在?走掉了?你當我掛掉了?懶得呼吸是嗎?你們這些豬八戒,活得不耐煩了…」
裴姨推著推車回來,喝斥老大。「叫我們講話要小聲,自己哇哇叫,有夠吵。」
「哎~~哎~~還有沒有天理~~妳是在罵小孩喔。」老大雙手插腰。
「媽媽,媽媽,妳來一下。」儒儒對裴姨招手。
「啥事?」
儒儒貼著媽媽的耳朵咕嘰咕嘰,幾分鐘後,裴姨笑容詭異地對老大說:「儒儒說你可以教她數學啦。」
「我那麼沒個性嗎?要我教數學我就要教?」老大拿起翹來了;「我現在很忙,沒空。」
「媽媽,妳看,是副理阿伯說不要教的,不是我說不要的。如果以後
副理阿伯找妳麻煩,妳回家要告訴我們,我跟爸爸,姊姊,還有阿叔跟小嬸一起來打他。」
主任在露光室狂笑到不知打翻什麼,乒乓乒乓響,連我們都忍不住大笑,老大的臉哭笑不得扭曲的可難看了。
儒儒細長的眼睛,不解的左右瞧著一群笑得東倒西歪的大人。「笑什麼?大人真無聊。」
儒儒不懂,老大在公司三十年,向來只有他狂罵眾人,威脅恐嚇我們小囉嘍。今天被十一歲的小女孩嗆聲,吐嘈,罵無聊,小小威脅一下,是老大作夢也想不到的事吧。
別說眼前在職場生存,不敢得罪主管,就算我十一歲時,也絕不敢當面對大人講這些話,儒儒,我只能說妳呀,真是後生可畏啊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四月吹來梅子風
  • 下一篇
  • 怎樣和12星座的人交朋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