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流水帳

等紅燈時,不是我要盯著停在我旁邊那位看,而是他穿著背心短褲,真是神勇。但是蹲在他機車踏墊上的拉不拉多穿著厚衣服還戴頂帽子,想不引人注目也難,挺怪異的。
冷風吹到臉頰,冷啊。我穿著厚外套,看神勇騎士的穿著…不禁打了個哆嗦,連打噴涕三個,鼻水立刻流下來。一樣是肉體凡胎,怎差這麼多呢?
§那位歐巴桑在擺放三明治竹籃裡翻來撿去的,嘴裡對老闆娘說:妳的東西賣得比別人便宜,是個苦民所苦的善心人,菩薩會保佑妳賺大錢…。老闆娘笑容滿面地問:阿桑想要什麼口味的三明治?還是要蛋餅?我們也有鹹稀飯。
歐巴桑收回在籃裡捏捏摸摸的手,「免啦,我家的外勞有煮稀飯跟烤地瓜,免在外面買。」說完雙手攏在袖子裡,轉身走人。
老闆娘的笑容僵在臉上,工讀生罵:「裝肖維。」我在心裡翻白眼:「是來亂的。」希望老闆娘不要相信歐巴桑的胡言亂語,調高售價,妳跟別家的價錢是一樣的。
§吳課長來追問昨天的急品有沒有做完?如如點頭。課長又問:「東西不是做完就好,有沒有寄出去?」
「那要問主任。」
「主任呢?」
「出去了。」
課長板起臉來:「妳們到底在搞什麼東西?一再交代這樣品人家要趕上二月廣告,昨天晚上一定要到香港,結果,龍澤經理大清早打電話來罵,他們昨天在機場等到快十二點也沒看到東西。山本經理要副理打電話給他,看要怎辦。」
白目如如還接:「涼拌啊。」管理表狠狠敲上她那顆豬頭。
「副理咧?」淑姊答:「跟總經理去廠商那裡。」
「打手機給他,先跟他講。」吳課長嘟嘟嚷嚷:「真會被妳們氣死。」
老大進來時,臉又臭又長,大吼:「如如,給我過來。」如如故意裝沒聽見,磨磨蹭蹭原地移動。
「現在妳是老大啊?金皮喔~裝死就沒事?活得不耐煩了,過來!」怒吼聲恐怕連總經理室都能聽見
裴姨指如如,「過來這邊罰跪,還有莉莎貝,喬安娜過來罰站。」
原來,這三人昨晚到八點半才將急品做完,自然沒趕上六點的快遞,八點郵局最後關門時間。主任消失半個早上,就是去郵局寄快遞,順便吃早餐還跟別人爭論總統要投誰,忘了跟課長報告急品延誤的事。
老大罵的口沫橫飛,我在心裡嘆氣,恐怕下午職場也會跟外面的天空一樣陰沉沉,寒風陣陣。
§菊兒下午排休,經過我旁邊笑說:「明年見啦。」我也說:「明年見。」
坐後面的鳳咯咯笑:「以前當學生時,今年最後一天互道再見最愛說:明年見,好好笑喔,隔一晚,就從今年跨到明年。」
由一百年跨年一百零一年,只要數五四三二一,觀賞煙火在天際綻放,接受地面上仰頭人們的讚嘆聲,舊的一年變成歷史,新的一年開始了。
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何其漫長,可時間又過得那麼快,好像才換上一百年的行事曆,從元旦,農曆年,元宵節,清明,端午,中元,中秋,冬至一年又過去了。
更換新行事曆,年曆總觸動更深今昔感觸。
年少時,總以為時間很長,一切都天長地久,什麼都可以慢慢來。沒料到光陰似流水,嘩啦嘩啦向前流,眨眼間,屬於我們的那個年代過去了,青春年少也走過了,結束了,我繼續在本子上寫下一字一句的流水帳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查查你是哪棵樹,很神奇的哦!
  • 下一篇
  • 天生註定多金的五大生肖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