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那年,我們一起看電影

我還記得自己可以脫離大人,和同學買票進電影院看電影時,所謂的國片都是港片,最紅的明星是周潤發,張國榮,鐘楚紅。
記得那個熱死人的夏天假日午后,有人請看電影,帶我去看楊林主演「尼羅河女兒」電影的朋友,面貌已模糊。
只記得他不看文藝片更不看國片,只為了我喜歡楊林,「尼羅河女兒」又是她演的第一部電影。這比朋友好一點,又未達戀人標準的朋友竟跑去買票,請人代班,帶我去看電影,說是給我個驚喜。
電影有點悶,黑暗中不停有人走來走去,鄰座的人旁若無人大聲交談,後進場的高聲呼喊先進來的人,喝完的飲料鐵罐,丟在地上被踢來踢去,匡噹匡噹響……。
他絮絮叨叨:「這哪國的電影?爸爸是警察,兒子跟小女兒是小偷,大女兒的男朋友是午夜牛郎,有時候她還會去援交,阿公愛簽大家樂。這個爸爸真不知道自己的小孩在做什麼嗎?我看啊這叫合法掩護非法!哪位高人寫得劇本?」
「這家人神經都不正常,要送精神病院。」
「長期失眠的人絕對要來看,不用五分鐘,保證呼呼大睡。」
「雖然電影真真假假,但這戲太扯!從頭到尾只有台北的天空是真的,灰濛濛一片。」
女主角是我的偶像,編劇也是我喜歡的作家朱天文。聽他批評個沒完,不禁氣惱著。等不及電影結束,我就離開戲院。
哪時的我還不會騎車,出門全靠萬能雙腿。我氣呼呼走在八月天毒辣辣太陽下,頭頂都快被曬到冒出煙,柏油路也像融化般,熱的燙腳……。
「丫丫,有必要為一部莫名其妙的電影跟我生氣嗎?真要走路回去?妳不怕曬成黑炭?」他車騎得很慢很慢,跟在我身邊。「妳就算曬到中暑昏倒楊林也不會知道,快啦我載妳。」
忘了怎樣講和的,只記得他帶我去吃巧克力冰淇淋,看他慢吞吞從口袋摸出尼羅河女兒的卡帶,遞給我……。
那年一起看電影的人,只剩回憶。說過的那些話早隨風而逝,人事全非,愛恨煙消雲散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難以忘記情傷的星座
  • 下一篇
  • 童年的甜味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