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童年的甜味

人對食物的喜愛,會隨著年齡增加有所改變。
像我小時候狂愛香草冰淇淋,花生夾心酥,一次可以吃掉一包小林煎餅,現在呢我的眼光不曾在停留在它們身上。
新谷經理從東京休探親假回來,總是會送給相關部門同事一些伴手禮。上次吃到包整顆栗子的和果子,紅豆麻糬,這次是羊羹。
盒子打開…滿心期待的幾個人,大失所望的唉唉叫不停。
做小孩子時以為羊羹是多美味的零食,會纏著大人買來吃看看,當時價錢也不便宜。大人不肯買,就騙我們說:「那個很難吃啦。黑漆漆跟妳寫書法用的墨條一樣,會好吃嗎?我是沒吃過,但想也知道。」媽媽的話,聽了讓人半信半疑。
我問老爹羊羹真的難吃嗎?老爹因工作去過幾個大城市,我認為他比在鄉下小農村,出生長大的媽媽見過更多世面,他的說法我比較相信。
「長得像墨條的羊羹?」老爹瞇了瞇眼睛:「嗐,那玩意兒真難吃,也不知誰發明的,想吃啊?買一個給妳,吃過保證妳後悔。」
從不嫌棄食物的老爹都說難吃了,我就不再堅持非要吃上不可。
後來有同學帶來一大包羊羹,每個同學都分到一盒,裡面有五條像筷子般長的紅豆口味羊羹,真是大方啊。
「你家是中了愛國獎券頭獎發大財了?」我們小時候還有愛國獎券,跟現在的樂透彩一樣,中了頭彩一夜致富,變成百萬富翁「好野人。」 
「什麼中愛國獎券頭獎,是我爸爸借給人家的一筆錢被倒債了!我媽媽就跑去他們雜貨店搬醬油,米,餅乾,糖果回來,羊羹是我拿的,媽媽說這種東西沒人會吃,拿去學校請同學吃好了。」
放學回家,我高興的把羊羹放桌上,把同學的話轉述給媽媽聽,然後和弟弟一人拿一塊,開心的咬下……唉呀,真是不好吃,口感怪異,還甜得很噁心,多年想像破滅。
我弟竟然說:「這個拿給螞蟻吃,螞蟻也會甜到牙齒掉光光。」
老大踱過來看,「日本的羊羹很好吃,配綠茶最好了。哼什麼,妳們都被義美羊羹嚇到叫不敢了厚,不要?那我帶回去。」
「誰說不要,你想太多,我們來去泡茶。」裴姨將盒子緊抱在懷裡.
我們真的都被義美紅豆羊羹騙了,但是日本羊羹又太淡了,大姊頭嫌它沒滋沒味的。
在清淡的滋味裡,回想童年的自己皺著眉,小口小口的咬著羊羹,忍耐著過度的甜味,又捨不得丟棄的矛盾心情。
分類:美食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那年,我們一起看電影
  • 下一篇
  • 英人慧眼 識台茶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