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恐懼。不安

也不知是連日雨不停歇的關係,我的情緒一直很低落,極容易胡思亂想。
望著粗線似的雨絲,想念在陽光裡閒晃,看別人院子裡花的好時光。
晚上睡不著,白天醒不來,覺得每樣食物都很難吃,把便當的剩飯剩菜倒進廚餘桶,春月姊就會說:「把妳送到衣索匹亞去一星期,妳就不會整個便當都倒掉。」
我也不願意浪費食物,可是…便當真的很難吃。為什麼每天都是花瓜,炒得黑黑的空心菜,豆芽菜炒海帶絲,一塊豆腐干?
大熊哥哥戲謔地說:「犯人也沒吃這麼差吧?」
總務課長就對我們猛翻白眼。
芳兒說我是處在饑餓過度中,才總是悶悶不樂,動不動就流淚。
兒麗說我可能跟她一樣,得了沒有陽光就會奄奄一息的病。但她每天臭臉,萌還問她:我們是欠她幾億?要給我們臉色看?
我沒有臭臉,沒像芳兒嘴巴動不停吃零食。只是提不勁做任何事,休息時間就發呆。
重溫陳年往事沒什麼稀奇,看著路邊捲成堆的落葉,替它們編對白,假想它們是不是懼怕被丟進焚化爐燒成灰?或是掩埋在泥土裡不見天日,慢慢化成塵土。
還會想到死亡,死後的世界。人真有前世今生?追問拜佛修道多年的裴姨,她給我一記白眼,又用確認卡敲我的頭,罵了:「妳是狐仙鬼怪的故事看多了,腦子秀逗了嗎?壞人下地獄,好人都往西方極樂世界,聽菩薩講經說法。人當然有前世啦,妳沒聽過前世不修,今生才為人受七情六慾之苦。」
主任插嘴:「妳不要聽她亂講,人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,什麼都不知道了,活著的人再多的眼淚思念,都是做繭自缚,自苦。懂嗎?」
裴姨搶著開口罵:「主任,你不講話,沒人當你是啞巴。滾回你的位置去。」
主任的話讓我心裡更不舒服,人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,什麼都不知道了,活著的人再多的眼淚思念,都是做繭自缚,自苦。是這樣嗎?
昨晚「步步驚心」演到若曦的姊姊生命將到盡頭,和她話別說她們在西北的童年往事,若蘭的初戀情人…。看著喉頭發緊,卻聽見由遠而近,由近而遠的警示鳴笛聲,三次,在隔壁巷子。
原本的不安轉變成恐懼,並不很久前,日日提心吊膽,如驚弓之鳥的記憶,又回到心裡,在彷彿不斷絕的雨聲裡,催逼出隱忍已久的淚。
分類:心靈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老同學
  • 下一篇
  • 心理測驗 ●你有多孤癖?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