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常識

阿金姊姊是副總的頭號愛將。
她的個性跟工作能力像極了「小資女孩向前衝」的女主角沈杏仁。交代給她的工作,副總就能高枕無憂,她每樣做到盡善盡美,沒有小辮子可抓。
她不像我超會頂嘴,被罵就叫眼淚來給我撐腰。也不像她們幾個摸魚或打馬虎眼。但她的生活常識,常讓我傻眼或哭笑不得。
上次幫南瓜削皮,削到手長水泡,卻怪我沒告訴她南瓜外皮洗乾淨就能切塊下鍋烹煮,無需削皮。白蘿蔔一條三十塊,跟老闆說買三條算一百,還喜孜孜跟我們說:「賺到。」
算術超爛的我一聽很想大笑,潑她冷水:「一條白蘿蔔三十塊,買三條九十塊,妳給他一百塊是他賺到,不是妳賺到。」
她居然想很久,才弄清楚那裡錯。難怪裴姨常說她的腦袋,是用水泥打造成的四方型。
早上她跟我說,昨天跟她兒子去逛一中街,然後坐火車回來豐原。
「從台中坐火車回豐原很快。」
「可是我們坐過站。」
「坐到苗栗才被叫下車?」
「不是,我問我兒子怎麼還沒到豐原?結果站在我旁邊的男孩子驚慌的跟我說,阿姨,妳要到豐原坐錯車了,這裡是彰化,要趕快下車,不然要坐到高雄去了。我兒子嚇得臉都白了,趕緊拖著我下車。」
「彰化?那是坐錯車,不是坐過站,妳們是走錯月台,坐到往南下的火車。」
「嘿,小魚,妳八百年坐一次火車,為什麼一聽就知道我是坐錯車?還有,那次去台北,妳左右張望,就說陳大哥帶我們走錯月台,妳怎麼知道的?」
「常識。」我說:「妳從台中回豐原是北上,過站不是苗栗就是新竹,怎可能是彰化?妳回屏東南下不是會經過彰化?有經過新竹嗎?」
裴姨跟阿鳳,萌,小玉兒笑的吱吱叫了,顯然她們已經聽過一遍了。
誰知她竟然又說:「妳知道為什麼等公車時,左右兩邊都有站牌。而且,往上的車在那邊等,往下的在這邊等,為什麼?」
「拜託,妳有點常識好嗎,北上南下,不知道嗎?」簡直不敢相信,阿金居然會問這種問題。
「妳以前是怎麼從屏東坐車到台中來的?」
「當小姐的時候由哥哥姊姊帶,結婚後,由老公開車載。」
好命的人。
「那……小魚,妳會自己坐公車嗎?坐錯過車嗎?」
「當然會,而且沒有坐錯過。」
「為什麼妳會?」
為什麼?當然是環境逼迫的。我念小五時,搬家到另一城鎮,每天跟弟弟搭公車上下學,媽媽只有在第一天早上帶我們學習如何等車,如何分辨路線,如何跟司機説到要達的地名,投錢幣買車票,如何下車。對了,那時候已經沒有車掌小姐了,開始司機一人服務車。
一直到小六下學期,每天都跟一群高中職生追擠公車,禮拜六最恐怖,我們兩個小學生常擠不上車,都靠那些姊姊們像塞包裹般,把我們塞貼在人堆縫隙裡擠進車裡。
坐錯車下錯站,別天真以為有人會來接,父母都忙,要自己想辦法,媽媽在第一天就坦白跟我們說了。所以,眼睛要放亮,耳朵要豎尖,沒有救兵可求救。曾經好多次在禮拜六擠不上車,跟我弟弟頂著烈日走一小時的路回家。
被環境逼迫訓練下,人的本能就會被激發出來。
「阿金姊姊,妳只要記住,去台北不可能經過彰化,回屏東不會路過苗栗,就是北上南下的不同。」
「還一臉傻?」裴姨巴下她的頭:「沒有知識也要有常識,沒有常識也要看電視。知道嗎?」
應該是不知道,我看阿金姊姊眼睛裡都是問號.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壞心眼
  • 下一篇
  • 懶日子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