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海上花裡的無邊風月

在「我的姊姊張愛玲」書裡後記提到1985年,張愛玲費時18年英譯「海上花」定稿遺失,還向洛杉磯警方報案,然而始終下落不明。  
是怎樣的一部小說讓張愛玲用了18年的時間注譯?她的友人在她的遺物中找到三個不同版本的「海上花」英譯稿。這引起我無限好奇。  
看到「海上花」的書名以為是當年由甄妮唱紅的歌曲,電影由姚媁張艾嘉主演。等把小說找來看時,才發現根本是不同的故事。  
張愛玲這本小說曾由大導演候孝賢拍成電影,男女主角是大帥哥梁朝偉和美女李嘉欣。有個假日午後在電影台看過,服裝華麗,帥哥美女賞心悅目,讓人昏昏欲睡的是從開場就是昏黃燈光的室內,男男女女圍坐大圓桌吃吃喝喝,打麻將賭錢、抽大煙,心想這些人真糜爛。霧煞煞的劇情,演員全講上海話,嘀嘀啦啦沒一句聽得懂,看一半就放棄。  
《海上花列傳》原本是清代才子韓子雲以蘇州吳語寫成的章回小說,內容描寫歡場男女的各種面貌,並深深影響了日後張愛玲的創作,她便曾說自己的小說正是承繼自《紅樓夢》和《海上花列傳》的傳統。而也正因為這樣的情有獨鍾,張愛玲耗費了無數時間、心力,將《海上花列傳》重新譯寫成英語版以及國語版的《海上花開》、《海上花落》,並針對晚清的服飾、制度、文化加上詳盡的註解,讓我們今日也得以欣賞這部真正的經典傑作!  
用幾天時間看完上下兩冊「海上花」(出版社改版成典藏集,書名改成-海上花列傳-上冊-海上花開,下冊-海上花落),書裡各行各業的男人,有自己作生意當老闆,有吃公家飯在衙門當差,有靠祖產生活不做事,替人做仲介的。這些通稱爺們的男人,整天待在書寓裡(妓院)。叫姑娘唱曲,要不和姑娘一起抽大煙,不然就是一群男人女人聚在一起打麻將賭錢。
十九世紀末的上海黃浦江畔,多少男人於此留連忘返,上至達官顯貴,下至販夫走卒,齊聚在一起聽曲、飲酒、吟詩、吸鴉片,讓身心銷磨在花叢間。他們看似各懷心機、荒誕度日,以金錢換取慾望的滿足,然而卻又不經意地流露出款款深情。而這裡的女人更是個個嬌美如花、多姿多樣,有的風騷、有的癡情、有的憨厚、有的潑辣,讓男人甘願耽溺在虛實難辨的感情遊戲裡。原來侯導是忠實呈現原著內容。  
小說愈看愈納悶,這些個在聲色場所流連的男人,天天睡到近午起床,喝過早茶,門房就送來某某爺的請柬,邀請喫酒聽曲,立即喚僕人替他更衣,然後乘車到書寓見面。不著邊際閒扯幾句,姑娘來了,喝茶吃點心,酒菜來了,吃喝後又開始抽大煙,聽彈唱說書,傍晚另一張請柬又來了,又到酒樓交際應酬,請來最紅的姑娘出局陪酒聊聊天。深夜又回到書寓和姑娘吃消夜,打麻將抽大煙,睡覺。每天都這樣過頹廢又糜爛的生活,我強烈懷疑書中的男人花費這麼兇,又沒在認真打拼工作,錢從那裡來?  
又不是女主角黃翠鳳,身上戴的首飾,穿得綾羅綢緞全由男客買單。那年代的的說法:書寓的姑娘為一等妓女,要色藝雙全,連應酬客人的手段都要一等一的高明。  
書中圍繞女主角黃翠鳳的兩大富豪-錢子剛,羅子富為贏得美人芳心,除了天天捧場外,還出面和老鴇嬤嬤談妥替她贖身的金錢數目,租房子置辦整套紫檀木傢俱,雇用僕人買小丫環。  
兩男明明都各自出大錢幫了黃翠鳳,卻對坐喝茶閒聊時,假裝不知情,頻頻稱讚翠鳳除了替老鴇嬤嬤賺足滿滿金銀珠寶養老,自己還有足夠存款出來自立門戶。不知是原作者的一廂情願寫法,或是他真的在書寓遇過翠鳳這樣的高手呢?  
作者寫女主角黃翠鳳要離開老鴇嬤嬤自立門戶時,清點屬於自己的私有財產寫;頭面三箱,一箱金,一箱銀,一箱珠,十個衣箱;有上等皮貨紫貂,白貂毛,狐狸披肩,四季衣衫短襖長裙,看了不禁想,這些可真是青春歲月換來的。  
在張愛玲另一本小說「小團圓」和她弟弟張子靜與季季合著的「我的姊姊張愛玲」一書,提到她們的父親,幾位伯父堂兄弟及舅舅,這些遺老遺少過得就是靠遺產生活,每日就是抽鴉片,賭錢,喝花酒,娶很多姨太太,對「海上花」書裡男人生活的疑問,算是得到答案。  
得到一個解答案另一個也跟著出現,在 蔡登山 教授寫得「名士風流」書中說袁世凱的二兒子袁寒雲在和大哥爭奪太子大位失利後,開始整天流連北京、天津的聲色場所,除了賭錢,喝酒,最愛和妓女吟詩作對,寫下許多豔情詩詞送給他喜愛的女子。  
 醇酒美人不問身邊事的生活過久了也無趣,這位風流倜儻的才子,開始娶姨太太為樂,竟然取了80幾位姨太太!!我哩咧!雖說都是煙花女子,露水姻緣,也真的太誇張了。  
他的夫人屢勸不聽,一點辦法也沒有,就任由他去,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注意身體。真像「海上花」裡的錢子剛不管家中生意,錢不夠用,就叫太太回娘家想辦法,太太改變不了他的荒唐生活,常勸說的一句話就是注意身體。  
看完這幾本書,印證了小說裡的人物故事,並非全然是虛構,人生是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。而真實人生往往比小說戲劇更精彩。
分類:健康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