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唉哟,誤會啦

兒麗的妹妹從馬來西亞出差回來,送給她的禮物是五顏六色的指甲油,她帶來公司玩指甲彩繪。
裴姨原本選的是很艷麗的桃紅色,大拇指才搽好就後悔,改淺淺粉紅色。
「這顏色很漂亮耶,怎不要?」萌轉著胖胖的瓶子。
「我擦這種顏色回去,我老公看見了,會以為我改行到酒店當媽媽桑。」
哇哈哈哈,一陣爆笑聲後,手拎可樂從外面進來的羅娜擠到裴姨旁邊,端詳許久:「漂亮捏。」
「妳眼光不錯。」裴姨笑嘻嘻:「妳喜歡那種顏色?」
羅娜朝琳達招手,要她過來,然後指著裴姨的手說:「妳看,姊姊的,肖肖的。」
琳達沒說話,笑著點點頭,表示贊同。
「漂亮就漂亮,幹嘛又說肖肖?姊姊要生氣囉。」兒麗停下動作。
「就肖肖的,漂亮啊。」羅娜說得認真。
裴姨惱怒地:「羅娜,我是那裡對妳不好?搽個指甲油,妳叫妳的朋友來看,還罵我肖肖!講一次不夠,還講兩次,妳是皮在癢喔!」
「為什麼不對?」羅娜睜著無辜大眼睛看著裴姨:「就肖肖的啊,姊姊為什麼生氣。」
「我真的要生氣了!又說我肖肖!」裴姨揮舞左手。
眼看裴姨的怒氣將升高,我們用彆腳,零零落落的英文,加上比手劃腳,和羅娜溝通,才弄清楚她是說小小的,不是肖肖的。
唉哟,原來誤會啦。
「不一樣嗎?」羅娜還在狀況外。
「當然不一樣,肖肖是說人神經不正常,就是腦袋故障啦,」裴姨打一下羅娜的頭:「妳在外面對著別人一直講肖肖,會被打死,要說小小的,知道嗎。」
羅娜傻呵呵的點頭,我看她的模樣,也不像真的懂。
這幾個菲姊,雖然國語說得都不錯,有些詞彙發音卻不準確,常鬧笑話。裴姨的個性通常都是叫罵一陣就算了,並不會真的對菲姊怎樣。
若遇上老大那無聊缺德的人,一定有人要皮肉痛的。
來半年的亞珍,很熱衷學習國台語,除了很喜歡擠在我們旁邊聽閒聊,看我們聽下來大笑,那句話剛好是她聽不懂的,她就會追問到底,並模仿發音,還不停問對不對?對不對。
有次,主任要亞珍把一疊品物,拿到大姊頭的小桌子上,亞珍都跟我們喊大姊頭,不知道主任講的名字是誰,問:「什麼人?什麼人?」
主任指著大姊頭說:「拿去給那個大胖呆。」
「蛤?大胖呆?!」亞珍滿臉問號。
無聊的老大搶在主任開口前,一本正經的告訴亞珍:「大胖呆是姊姊的名字,是漂亮可愛的意思。」
「真的嗎?」亞珍的眼睛要閃出光來了。
「真的--妳叫姊姊大胖呆,她會很高興的。」老大的極力忍住笑到快抽筋的嘴角。
「你這耶人心肝不好,」阿金罵老大:「教她叫大姊頭大胖呆,會害亞珍被打。你實在有夠無聊。」
大姊頭最忌諱人家說她胖,但她那4XL的身材真的很壯碩,她都自稱有點圓,我聽了在心裡笑得東倒西歪,有點圓??她那是超級圓好不好,真敢講。
亞珍快樂地喊:「大胖呆姊姊,妳的東西。」
大姊頭錯愕地看著亞珍,不作聲。亞珍又再喊一次,大姊頭拉下臉,用警告的語氣:「亞珍,妳再喊大胖呆姊姊一次,我會打妳。」
亞珍不知死活再喊大胖呆姊姊一次,兩次,第四次剛喊出大胖……,右肩挨了重重一掌,亞珍嚇呆了,呆呆看著大姊頭猙獰的臉孔。
「今天對妳客氣,只打一下,下次再亂喊大胖呆姊姊,一定打扁妳,知道嗎?」
亞珍猛點頭,被熊掌拍打,超痛的。
老大還有臉站在邊邊上笑,真夠缺德。最好有天他被派到非洲去,被當地人用土話作弄得罪人,被爆打一頓,才是老天有眼。
從此,若有誰說大胖呆,亞珍聽到一定猛搖頭說:「我沒有說大胖呆,沒有說
喔。」
被熊掌打到的記憶,想忘也忘不了吧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害羞的螳螂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