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差很多

每個月中旬大老闆來公司視察業務,會和各級主管開會討論比較兩岸三家公司人員工作效率,出貨速度,客戶的滿意度和被投訴的問題點的處理應變能力。
這種會議我們小嘍囉是沒資格參加的,但是老大會在隔天的晨間會議,不厭其煩轉述大老闆的話,讓我們知道想全面轉移生產線到對岸的念頭沒有停止。
「妳們都不怕沒頭路厚,工作拖拖拉拉沒關係,常常做壞東西沒關係,哪天大老闆覺得盈餘太少,把公司收掉,讓妳們回去靠老公養,靠父母養。」
「大老闆都不說對岸一直調薪,我們十年不調一塊錢,動不動就說要把公司收掉,沒良心。」淑姊不滿。
「不然妳們來當老闆啊,不賺錢的生意誰要做?我們要用品質效率勝過他們,讓老闆沒話講。所以妳們要認真一點,不要每次我說什麼,就回答我三十年前就這樣做了,改什麼改?拜託妳們學習人家,用跟世界接軌的眼光來求進步,不要老是看著自己的肚臍眼,還沾沾自喜。」
午休時間,好好不像每天都黏在她的麻吉旁邊,跑來教我不要看報紙,她有話要跟我說。
「聽妳講話用耳朵,看報紙用眼睛,不相干好不好?有話快講。」
「副理早上講的話,妳都不怕?報紙還看得下去。」
「他每天講那麼多話,我若都害怕,早就做不下去了。」
「厚……副理說要把世界的鬼都接來公司,妳不會怕?」好好眉毛眼睛都皺成一團。「光想到有紅頭髮,黃頭髮,滿臉落腮鬍全世界的鬼在公司飄來飄去,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。」
「妳是在做夢嗎?他什麼時候說要把全世界紅頭髮,黃頭髮的鬼,都接來公司?」
「早上開會時,妳沒在聽嗎?副理說要跟世界接軌,鬼不是接來公司,難道要送去大陸喔。」好好聲調越說越高。
我還搞不清好好話裡真正的意思,捧著八卦雜誌看得津津有味的小嵐,突然放聲大笑,笑聲驚人,我們反而被她嚇一大跳。
「真是笑死人了!副理說要跟世界接軌的軌不是妖魔鬼怪的鬼。」小嵐指著好好的鼻子。「妳也拜託,從現在開始跟妳兒子認真學好國語。」
「妳才笑死人,鬼還有兩種?」好好也指著小嵐的鼻子:「分台灣跟外國的?」
「好好妳也差不多一點,副理說要跟世界接軌的意思,是要我們跟上世界的潮流,不是把妖魔鬼怪都接來公司。」真是敗給她了。「妳那什麼腦袋?把鬼都接來公司,整間公司都是紅頭髮,黃頭髮的鬼,誰敢待在這裡。」
「所以,我才問妳把全世界的鬼,攏接來公司甘好?」好好靠近我小小聲說:「妳甘賣驚?」
神經病!我白她一眼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足印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