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雨夜

雨叮咚叮咚敲著窗,屋裏濕冷的空氣,明明喝了熱牛奶,渾身還是冰冷。
你的城市是不是也這樣寒冷?雨也下不停?黑夜的恐怖,晴日的寂寥,沈悶的生活,心裡想著你的聲音。這麼多年還是不能忘記那個深秋的山線之旅。回程遇到大雨,沒帶雨具,只好在車站躲雨。
看著在傾盆大雨中急走的行人,我們聊著共同認識的朋友的近況,及剛剛在山城裡,你發現靜靜佇立在大片稻田中的三合院。
「能有這樣的一間房子,遮風擋雨,種植幾畝田,有米、當令蔬菜自幾自足多好。」
我看你居然一臉夢幻,用當日你聽我說,存夠錢要去蒙古牧羊,不客氣的澆我冷水:「妳這嬌生慣養的台胞,不用三天就逃回來囉!」的語氣回敬你:「別逗了,你這城市人怎可能當農夫!」
你靜默幾秒,說起新工作,新環境,遲遲無法融入的新伙伴……語氣裡充滿挫折無力感。為了避免當初阻止你作空降步隊的爭吵再起,我保持沈默。
車燈一束接一束在雨水中前進,流動成閃爍星河。氣氛僵硬許久,你苦笑自我安慰:「能為三餐溫飽而折腰,也是幸福!」
能自我解嘲總比埋怨不停好。我拍拍你的肩:「就當是向財神鞠躬好了。」雨小了,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我指著掛在樹梢的水珠,在路燈映照下閃亮亮:「好像鑽石,真好看。」
你嗤笑了聲:「明年春天選個飄雨霧的日子,帶妳去陽明山賞花。最好能一邊走,櫻花剛好飄下來。灑得妳滿身都是;」你摸摸我的頭:「那種情景才是美哩!」
「哼哼,不要太早講來讓我高興。」改來改去的約定,每次都落空,我一件件記得牢牢的,(像:觀賞燈會,去鹽水看蜂炮,合歡山賞雪,參觀兵馬俑,袖珍博物館)根本不想再收這種空頭支票。
「不會不會,若再騙妳,天打雷劈!!」喲喲,發起重誓來了,就再信你一次吧。
四季遞換不停留,約定如我所料,一延再延。春寒的雨夜你來電話更改見面的日期;我悶悶應著,連生氣罵人都不起勁。你絮絮訴說著淡水夜色,有多像維多利亞港的夜景……
「那些美景等見面再說吧!」我打斷你的話。話筒裡只聽見彼此的呼吸聲,你遲疑許久想說什麼,卻又在停頓半天後道再見。
那是我們最後一次交談。
遇著下雨淅瀝雨聲的夜,就想起你,想著音訊杳然的你,想著你給我的希望和期待,想著你不曾兌現的諾言,想著你說起種種願望,臉上愉悅的神情,想著想著一股酸熱從我的鼻子往上冒……。
對我而言,飄雨的夜,藏著那年的約定,我想知道那晚你想說而沒說的話是什麼?它變成無法解說的神秘,也是一種溫柔裡又摻雜著酸澀的回憶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因為她善良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