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情傷;總在重逢時(上)

搬了新家,每晚聽古典音樂,喝茉莉紅茶看完書報,熄燈準備睡覺,夏珉總覺得這耗盡她全部積蓄的小窩好像少點什麼。
一個家該有的傢俱,佈置一樣不少啊。
直到前天,她看見總經理的特助子晴,帶來兩盆綠葉植物,她才發現窗台邊擺滿花花草草的小盆栽,子晴還邊澆水邊唱歌呢。
坐夏珉對面的茜茜桌上也放著盆迷你黃金葛,她笑嘻嘻地說:「有綠葉點綴,才有活力。珉珉,妳的小窩應該也擺盆小花小草的,比較有活力嘛。」
一語驚醒夢中人,夏珉決定給家裡添點綠意,假日到附近的園藝之家去看植物。
不巧寒流來襲,空氣濕而冷,細細的雨絲貼在臉上,這實在不是出門的好日子。
園藝之家的植物都非常鮮明油亮,看不到枯葉。另一邊擺放著紅的、黃的、白的、紫的,叫的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花。有的盛開著,有的含苞待放,簡直是百花王國。
綠葉植物比較好照顧,夏珉拿不定主意該選蕨類,或是迷迭香,還是鼠尾草。
忽然,被電擊般驚嚇──她看見多年前的戀人──陳徵宇!他正朝這頭走來,然後他也看見她了,而且他還記得她。
視線交會一剎那間,他臉緊張的繃緊起來,然後,慢慢像紙浸到水緩緩化開,變得柔和。
他停在夏珉面前,看了她一會兒,輕輕地問:「珉珉,好久不見。好嗎?」
輕柔的語氣讓她懷疑是夢境,捧著法國海棠呆呆地說不出話來。
多年前被背叛的痛,至今她還清楚記得。
那年,陳徵宇以要到大陸工作,必需接受訓練忙碌為由,減少和夏珉見面,她忍受他半年的冷淡,各種流言傳說,讓她非常不安。
二十歲生日那天,秀薇請她去吃海鮮焗烤飯。竟在餐廳撞見他和生管課的林曉鵑,親暱的手挽手準備走進餐廳。夏珉非常生氣,做了這一生最蠢的事,站在餐廳門口攔堵他們,
「幹什麼?」他低聲喝問。
夏珉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要幹嘛,只知道自己非常生氣,逼問他,心中早已知曉,只是遲遲不願意承認的事實。
他冷漠的眼神嫌惡的瞪著她:「妳鬧什麼?都不要臉了?憑白教人看笑話。」
夏珉緊盯著他們看。
「走開啦,」陳徵宇聲音很忿怒,「擋著路是要債嗎?我可不記得欠過妳一分一毫。妳不要臉,我們還要臉,還要做人。」
林曉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,右手掛在陳徵宇的左臂彎裡,嘴角噙著抹笑看她。
那一刻,她腦海裡沒來由的響起黃安的歌~~由來只見新人笑,有誰聽到舊人哭~~~。舊人攔堵質問是一廂情願的自抬身價罷了,忘了戀人眼光早已轉向。
夏珉不是笨蛋,清楚明白眼前的情況,代表什麼,她被甩了,失戀了。她早知道自己失戀了,從多次陳徵宇約她吃飯看電影,卻放她鴿子,又一句道歉也沒有。
她感冒請病假,他連半通關心問候的電話也沒有。拜託他幫忙的事,嘴裡應好,卻不放在心裡,都說忘了忘了。
早就不是情侶了,還要假裝給人看,讓同事以為他們還是一對。夏珉的不肯承認,只因這是她的初戀,付出全部的真心,毫無防備陳徵宇會腳踏兩條船。
那料到全心全意的相信,竟是謊言。如今謊言當面戳破,就不該再做駝鳥,欺騙自己。
「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呢?你真的不再喜歡我了?」夏珉的淚水怎樣也止不住。
「誰會愛妳這樣一無所有的人,娶妳既不能飛黃騰達,也不能少奮鬥三十年。只有妳這傻瓜才會相信有人會愛妳!」陳徵宇冷冷地說。
這樣傷人的話,讓她渾身發冷,像寒流來襲又被扔在冰水中,渾身抖個不停。
陳徵宇的家境不錯,有良田幾甲,市區又有兩棟店面租給人,光收房租就吃穿不愁。
戀情熾熱時,他直接了當問夏珉,她結婚,父母會給她多少陪嫁?沒有房子汽車,也該有一百萬現金吧?
「我們家如果有一百萬,幹嘛還租人家房子。」夏珉坦白回答。
「外省人逃難來台灣時,不是都帶很多黃金在身上?」
「那也要有錢人才有黃金吧?我爸爸是被部隊拉伕來台灣的,只是十六歲的窮小孩,那有黃金。」
陳徵宇喔了聲,不再言語。他對她的態度開始忽冷忽熱,沒了最初的親暱。
林曉鵑家專放高利貸給人,平日她是一身名牌,冬天氣溫稍稍降低,她就身披貂皮大衣來上班。
夏珉的父親是個老士官長,退役後在大樓當管理員,母親身體不好,總嚷著這裡痛那裡痛,三天兩頭看醫生。弟妹都還在唸書,住著租來的房子。和林曉鵑比,她真的是一無所有的人。
同事發現他們去試婚紗,嚷著要陳徵宇請吃糖。原來,他隱瞞她與林曉鵑交往,並論及婚嫁。
林曉鵑美滋滋地展示手上的鑽戒給大家看,是陳徵宇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原來陳徵宇並不小氣嘛,夏珉想。他們交往那一年多,陳徵宇除了剛開始請過她吃飯看電影,以後出去玩,他都要求夏珉出自己那份錢,他的理由是:
「妳又不一定會嫁給我,我幹嘛幫別人養老婆!」
原來…他已經和林曉鵑交往,兩個女朋友花費太大了,才和她一塊五毛算得清清楚楚。
一開始夏珉不能接受陳徵宇變心的事實,每天晚上打電話給陳徵宇,希望挽回他的心。
陳徵宇也夠狠,接了電話,聽到她的聲音,並不掛斷,也不說話,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夏珉受不了,自己掛電話。
隔天晨間會議結束,陳徵宇大聲地喊:「夏珉,妳不要再每天晚上打電話給我了,我是有老婆的人,妳這樣做,曉鵑會誤會生我的氣。妳想要男朋友,我可以幫妳介紹。記住,不要再每天晚上打電話騷擾我了。」
同事爆出笑聲,夏珉臉色蒼白,驚懼的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孔,陌生的表情,才知人的心,好可怕,說變就變。
同事都知道他們曾是男女朋友,如今陳徵宇另結新歡,還在語言上羞辱她,更糟的是,眾人也跟著嘲弄訕笑夏珉。
幾個常和林曉鵑在一起吃零食的女友,逮到機會就當著夏珉的面,唱歌似地:男友要結婚,可憐哟,新娘不是妳,早知如此,當初就別認識,別談戀愛了,非得唱到夏珉掉眼淚不可。
陳徵宇站在邊上,笑看那群人惡整夏珉,不出聲制止。單位裡最資深,吃長齋唸佛的陳姐看不過去,喝止眾人的行為,並且責罵陳徵宇黑心肝,只見新人笑,不見舊人哭。黑心肝,不是人,會有報應的。
Y未完待續 ¶
分類:娛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情傷;總在重逢時(下)
  • 下一篇
  • 玫瑰玫瑰我愛你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