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急驚風VS慢郎中

我是個急性子的人,與人有約,不喜歡等人也不喜歡讓人等我。
若要出門,頂多花五至十分鐘,除非突然肚子痛,就要超過二十分鐘。
以前和媽媽出門,都要等半小時以上。媽媽對我催促聲不耐煩,會說:「催催催,又不是要趕火車,催什麼催,妳很討厭捏。」
和老惠比,我媽媽的慢,簡直是小巫。從學生時代到現在,和老惠有約,她沒有一次是準時出現。
十八歲暑假的某天,約好先去三民書局買書,再去逛三商百貨,然後去麥當勞喝可樂。
我在候車站從一點五五分等到兩點半,遲遲不見她小姐出現,很怕她出什麼事。找到公共電話(那時候還沒有手機),打電話到她家,鈴聲響很久,居然是她本人來接的,用愛睏的聲音說:「拍謝啦,我午睡不小心睡過頭,沒人叫我,所以……小魚,妳不要生氣,我馬上去換衣服,妳再等我一下下。」
這一下下我足足又等了她半小時,看到她那一刻,很想給她巴下去。
出社會工作,她打卡永遠是壓秒,要不就是遲到。
她問我七點五五分前打卡就行,幹嘛七點四十就到公司?是要幫老闆洗碗。
我又不是她,我很討厭遲到這兩個字好不好。
原以為她成為人妻後,會收歛會改過自新,結果也差不到那裡去。
有次約十點,我還故意晚十分鐘到,在小七門口等等等等等,十點半了,生氣
打電話問她到底要不要出來?
「要啊要啊,只是我的歐多拜沒有油了,要去加油。」
「妳現在在加油站?」
「我還在家啊。」
「妳在家睡覺喔?不是要去加油。」
「我在等我老公回來,幫我把歐多拜騎去加油,他今天工作地點比較遠,要慢一點才會到家。」
就有這種人,結婚前,摩托車要加油要叫她爸爸,結婚後,要叫她老公。
「妳嘛幫幫忙,他去上班賺錢,妳在家閒閒沒事做,摩托車加個油,妳也要叫他回來?」
「這個妳就不懂了,他把歐多拜騎去加油,我才不會用到自己的錢。」講得理直氣壯。
認識老惠越久越明白,一個人的個性要改很難啊。
我這急驚風遇上她這慢郎中,二十幾年來,學會出門時,慢慢慢慢慢慢來。終
於弄懂她約的時間,不是碰面時間,而是她的出門時間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相煎何太急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