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在奇怪的夢裡

作了個奇怪的夢。
獨自一人走在空曠的四線道馬路上,前無人,後無車,天色漸漸昏黃,我愈走愈害怕。究竟要走到那裡去呢?我又為什麼來到這裡?心裡疑惑又害怕,一道聲音響起:妳還在這裡晃?快回家去,媽媽在家等呢。
場景一轉,我推開客廳的門,媽媽坐在面對電視的長沙發上,弟弟在旁邊整理背包裡的東西。
我正好聽到媽媽說:「……以為這條命休掉囉,還好有醫好,現在我病都好了,完全康復喔。」
我附和說:對啊,這次好險,好里加在,有醫好,菩薩有保庇。
走過去要握媽媽的手,媽媽卻變模糊…………慢慢消失不見……我嚇得尖叫。
醒來時,鬧鐘時間在清晨三點十五分,夢中情景清清楚楚的在腦海裡。
這二十二天以來,作過各種奇奇怪怪,荒謬無邏輯的夢,就是不曾夢過媽媽,今天清晨卻作了這個奇怪的夢,是什麼意思呢?
至今我仍不能接受媽媽離去的事實,每天質問菩薩為什麼不肯應允我和弟弟的請求,讓媽媽恢復健康,身體好起來,再跟我們在一起五年。
在夢裡媽媽說的話是真的嗎?她要告訴我,菩薩應允她的請求,讓她不需要在塵世間受病痛的折磨,跟在祂身邊聽經聞法。
這是我的臆測?或是真的呢?
是皮膚過敏癢的難受,變得特別容易感傷而胡思亂想?或是吃了抗組織胺的藥讓我昏沈沈,而亂作夢呢?
記得在一本書裡讀到睡眠專家說:作夢太多且醒來後,仍記得的人,有神經衰弱的嫌疑。
我卻覺得還好能作夢,人生也多了一個情緒出口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木棉花,紅似火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