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白色夢幻

都念到小學四年級了,愛幻想,愛作白日夢的我,還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公公,會在平安夜,從煙囪滑進屋裡,送來我想要的禮物。
事實上,是聖誕老公公從不曾來過我家,我安慰自己,住的是平房,沒有煙囪,所以,聖誕老公公進不來。
那年代,商人不炒作聖誕節,我們做小孩子的慶祝活動,就是到書局去挑幾張聖誕卡,寄給同學。
聖誕舞會,離我們很遙遠,只聽同學說起,她姊姊和同學去參加舞會,卻被警察取締。唉,原來跳舞是犯法的事呢。
那時,還沒聽過洛克菲勒前,聞名世界的聖誕樹。我心目中最佳最棒的聖誕樹,就是學校附近那家中藥店,每到十二月,必定擺放在偌大店舖中高大聖誕樹。
我和同學放學後,會成群結伴站在玻璃門外觀望。兩三天後,她們失去興趣,一棵樹,有什麼好天天看,就不去了。
我獨自一人,也不敢明目張膽站在人家店門外看聖誕樹,更怕遇到認識的大人,那些婆婆媽媽會告訴媽,媽會跟老爹講,免不了又要挨一頓罵。
我長大後,這個城市,到了十二月,也變得很有聖誕節氣氛,到處看得見商店、學校、路樹、裝飾聖誕燈飾。還曾在一處社區前,看見擺個馬槽,裡面睡著聖嬰娃娃。
朋友帶我去開幕不久的百貨公司,附設餐廳吃飯。那頓飯吃的難受,刻意左耳進右耳出,不聽他反覆說著疏離的理由,眼睛盯著廣場那棵巨型聖誕樹。
看著那綴著金蔥彩帶,金球燈飾,小雪人,紅色小拐杖,長襪子,最頂端五角星的聖誕樹,我進入無限想像,想像大雪紛飛,沿街童話裡的房屋中,都亮著燈,溫暖的爐火,映照圍坐在聖誕樹下拆禮物的大人小孩。
在街的另一頭,叮叮噹,叮噹噹的鈴聲響起,原來是麋鹿拖著雪橇奔馳在雪地上。它在一戶人家門前停下,胖敦敦的聖誕老公公,笑容可掬揹著滿袋禮物下車來。他手腳俐落的爬上屋頂,撥開皚皚白雪,從煙囪滑進屋裡。
聖誕夜,兩旁的路樹掛滿閃亮的小燈泡,火樹銀花,美麗而耀眼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月亮,請坐;月亮
  • 下一篇
  • 轉彎,遇見驚喜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