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都說我愛你【17】

想了幾天,頭髮都快想白了,可夏才想出亂沒創意的試探藉口。
電話響好久,她想放棄掛掉算了,偏偏有人接了。
「喂,找哪位?」
「是俊亮嗎?我是可夏。」
「可夏呀,找妳姊姊嗎?」
「不是,」可夏急急地說:「我找你。」
「找我?」俊亮困惑地問:「有事嗎?」
「嗯,我想請你喝咖啡,謝謝你哪天送我看醫生,又送我回家。」可夏握著胸前的衣服,祈禱俊亮不要拒絕。
「喝咖啡?好啊,我們家附近新開了家很可愛的咖啡屋,聽說拿鐵和起司蛋糕都很不錯呢!不過,我要先幫大嫂拖地。妳要自己過來?好啊好啊,哪三點妳過來,妳還記得我們家怎麼走?嗯,好,我在家等妳。」
哇哈哈,俊亮一口就答應。可夏能感到血液中蠢蠢欲動的喜悅,像波濤般起伏不定,這算是約會吧?想到約會兩個字,她不自禁地笑出聲來,哇哈哈,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。
要打扮的漂亮一點,要穿最好看的衣服,她拉開衣櫃,把每件衣服都拖出來,在鏡子前比了比,又都丟到床上。最後總算選定新買的藍色小可愛,外搭白色腰際綁蝴蝶結的針織衫,配深色牛仔七分褲,在穿衣鏡前轉了一圈又一圈。覺得,這身打扮既素雅又充滿青春氣息。
田家在一條安靜的巷子內,可夏憑著印象找到圍牆邊爬滿長春藤的田家。
知道她要到田家,媽媽皺眉問:「妳去田家幹嘛?我叫妳離他們離一點,當耳邊風啊?」
「我找姊講講話嘛。」不得不撒謊。
「打電話叫滿夏晚上回來吃韭黃餃子,酸辣湯就好了,還巴巴跑去他們家。」
「唉哟,我想跟姊姊去逛逛街。」
「妳那些衣服都可以開店了,還逛街。」
「媽~媽~~」
「沒叫過喔。」
「讓她去啦,晚上再跟滿夏一起回來吃韭黃餃子,酸辣湯。」爸爸搖著大蒲扇。
「謝謝爸拔。」可夏雙手合十。
「妳那點鬼心眼,以為我不知道。」媽媽的眼光似笑非笑停在她臉上。
「我最乖了,那有什麼鬼心眼。」可夏不自在的扭轉身體,「我跟姊約了時間,要出去了。」
對他們再有意見,禮貌也不能疏忽,媽媽給了張五百塊,要她帶盒他們一家都愛吃的寶泉蛋黃酥。
俊亮神機妙算在她到達確認門牌號碼時,立刻打開紅色大門。他們家哪隻蓋頭蓋臉蓋眼睛的牧羊犬,熱情地吐著舌頭繞著她轉歡迎她,只差沒撲上來。
「不錯嘛,沒迷路。」俊亮露出整齊的白牙。
可夏淺淺地笑著,把蛋黃酥遞到他面前。
「啊,蛋黃酥!謝謝。」他笑著接過:「進來坐坐,跟妳姊姊講講話。」
「好啊。」
大狗跟在可夏身後,俊亮才要拉開紗門,就聽見田媽媽說:「……大姑姑說得對,如果妳有遇到合適的對象,趁早下決定,不必顧慮我們。我換了人工關節後,可以正常地走動。大姑姑要介紹個家務管家來做半天清潔打掃,白天可以跟我作伴。」
「滿夏,我們不該一直依賴著妳,該還妳自由。妳;跟維亮把手續辦一辦吧,去追求幸福吧。」
「爸,媽。您們…」滿夏驚訝地喊。
「媽!」俊亮粗魯地拉開紗門,粗聲地吼:「您跟爸爸別再對大嫂說哪些事了。大哥會跟柳婭分手,回來跟大嫂團聚的,大嫂要永遠跟我們在一起!」他加重語氣:「一輩子都跟我們在一起!大嫂,妳說是不是?」
「我……」滿夏看著俊亮欲言又止。
可夏詫異地注視俊亮,他的眼俯視著滿夏,眸中有著柔情似水的情意在流動。
滿夏別開頭去,不看他的眼。
剎那間,可夏的直覺告訴她,俊亮喜歡姊姊!他喜歡的人是滿夏姊姊!
俊亮把蛋黃酥放在茶几上。「可夏帶來給您們的。」
屋子裡的三人這才發現可夏,嚷著坐坐坐,燒水泡茶、拿點心。
「不用忙了,我要跟可夏去喝咖啡。」俊亮挽起可夏的手。「我們走吧。」
俊亮在「蕾蕾咖啡屋」一直心不在焉,不吃甜的他加了兩包糖還渾然不覺。俊亮喜歡的人居然是滿夏姊,怎會這樣啊?
半小時裡他就沉著臉,一句話也不跟她說。只下意識的攪動咖啡,哪褐色的液體在杯裡旋轉著,可夏看著小匙攪起的無數漣漪,紅了眼圈,各自回家時,連再見也沒說。可夏憋了一肚子氣,喝下去的咖啡像鉛塊似地壓在胃裡,難受死了。
她在心裡一直對自己說:沒關係,無所謂。還好,俊亮喜歡的是滿夏姊,不是別人。只是,為什麼眼淚要一直掉,一直掉?
未完;待續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都說我愛你【18】
  • 下一篇
  • 都說我愛你【16】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