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滿月

為了送禮,我們試吃了幾家有名餅店各種口味的月餅。
今年月餅一個漲了十塊錢,超貴的,我最愛的廣式月餅變成一百三十塊一個。所以,一個月餅切成四小塊,一人吃一塊。
媽又起說陳年故事:「我小時候,也只有中秋節那天,才能吃到一小塊月餅,那像現在,農曆七月,月餅就出現了。」
以前的月餅,真的只有中秋節前半個月才會出現。中秋節前三天,我盼望了一年的五角型的廣式月餅盒子,就會來到客廳的飯桌上,透過玻璃紙,看著藏在五彩絲繩裡的月餅,貼著烏豆沙、鳳梨、蓮容、五仁火腿、棗泥蛋黃。
心裡期盼中秋夜快快來到,就能吃到一大塊褐色餅皮油亮亮,沾著香甜豆沙的月餅,那真是童年中秋節最棒的滋味。
之前,我曾聽過鄰居的小朋友頂嘴說:「月餅柚子有什麼稀罕,烤肉才是最讚的。」
哎,我當小孩子的年代,中秋節根本沒有烤肉這件事,那時候的賞月就是在自家庭院,親友相聚聯絡感情,吃月餅柚子,喝茶,小孩搶載柚子皮帽子,聽大人說老掉牙的嫦娥奔月,玉兔搗藥,吳剛伐桂這些故事。
 
講究過節情趣的家庭,帶著月餅水果去公園,說說聊聊,吃吃喝喝。大人談家鄉過節往事,小孩互相追逐嬉鬧…。
那時印象最深刻的廣告,就是超群月餅的~~~越到中秋,越難買到~~的口號。
我們家過節只是吃塊月餅、幾片柚子應應景,沒有賞月這活動,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,直到作 文課 老師出了篇「賞月記」,我無從想像坐在公園草地,沐浴在玉暈月光下,談古說今,清涼夜風涼如水,衝天炮、水鴛鴦在身邊亂竄的情景,只好把從同學那聽來的賞月情況,和在書上看來的賞月記趣,用想像力排列融合,寫好交差。
小三那年的中秋夜,媽接的家庭代工趕著出貨,我在小院子摺明天要交的煙火紙盒,聽到隔壁玩伴孟孟的嬸嬸,高聲嚷著她們幾個小孩的名字,催促:「…快點上車,要去石岡水壩賞月,路程蠻遠的,拖拖拉拉是要塞在半路喔。」
我抬頭看著圓亮的明月,堆在腳邊的小紙盒,老爹正在數數量,分批裝入大紙箱,封訂起來。不知為什麼,心裡突然升起小小的寂寞感覺。
出社會工作,認識許多同事,閒聊時才知道真有中秋夜要準備圓形大月餅,柚子柿子葡萄等水果拜月娘的習俗。我只在林海音的小說看過,一直以為那是北京古老的習俗呢。
同事也驚訝我竟然不知道女孩子,要在中秋夜拜月娘,祈求容貌美麗,覓得良緣這事。
另一人說,他們家中秋夜比照除夕夜,全家人吃團圓飯,然後拜兔兒爺,再提燈籠繞附近一圈,這更沒聽過,我只能傻笑回應。
媽媽開始分配一人要吃幾塊月餅,「喔~~」我們聽了皺眉,不怎情願的。
「喔什麼喔,教你們吃月餅,又不是教你們去做苦工。」
小時候,跟弟弟總為了爭奪鳳梨和棗泥蛋黃月餅而吵鬧,偏心的媽媽總是把這兩種口味留給弟弟,誆騙我吃下蓮容或五仁火腿口味,我真討厭五仁火腿的味道。(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,五仁到底是什麼?)
老爹用蛋黃酥和綠豆椪安撫我的脾氣,我拒吃,竟然還把蛋黃酥搗碎,媽媽看見了用細竹子抽了我幾下。
童年時的月餅是很稀罕的,因為真的只是應節點心,不到中秋絕對看不到吃不到。即使到了中秋節,一般家庭也只是準備一盒,不像現在未到中秋節前,就能吃到各種口味的月餅。
長大的我,已能接受五花八門各式口味的月餅,(曾經極迷戀元祖雪餅)不再獨獨鍾情鳳梨和棗泥蛋黃口味,為了健康和體重著想,不再像做小孩子那樣對月餅垂涎三尺。
今年我獨佔整塊棗泥蛋黃月餅,泡杯咖啡,配香甜的棗泥,品嚐的不只是與童年記憶相似的滋味,也是心裡永遠的月圓人團圓的歡樂滿月。
99年9月22日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安格斯星座☆測驗你內心期盼的事
  • 下一篇
  • 編故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