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編故事

總經理強烈要求工作時,動手不動口~~就是不許講話。因為,品保課長常投訴,不良品有1%都是口水。
裴姨立即抗議這項命令:「整天都不可以講話,把我殺掉好了。」
「說得也是,我這人話多,教我不講話,比死還難過。」老大心有戚戚焉。他每次講一件什麼事,就話說從頭,沒完沒了,非常囉嗦。
「對啊,不講話會睡著,不良品會更多。」阿金附和。
「我又沒有要妳們工作時不可以講話,」老大說:「只是妳們講話眼睛放亮一點,老總出來巡邏時,妳們嘴巴就閉起來,很難做到嗎?」
「不難。」裴姨回答的好用力。
我的位置在最前面,門打開就看見我。我說話若聲音大點,老大就會略略用警告地口吻喊:「妞妞~~~不要一直講話。」
奇怪哩,我跟誰講話,他老人家都要豎起耳朵來聽。
最可怕的是,老總從總經理室出來,抬頭從玻璃窗望進來~~第一個就是我,坐在這超級好位置,想跟左鄰右舍講話,要練就眼觀四方,耳聽八方的本領。
這樣太累了,所以,我動手不動口的時候多,燕子不滿地說:「小魚,妳很悶捏。」悶,也是情非得以,我不想年終考核吃「大丙」。
無聊愛睡恍神時,就胡思亂想,想沒看完的小說情節,聽來的誇張笑話,想著想著,就編起故事來,人物情節,一遍又一遍的修改,白天,在腦海裡編故事,晚上,坐在電腦前,敲鍵盤編故事。
小說從短篇變成長篇,寫了五個結局,不知用那個,變成未完成,每次看那未完成的故事,會心慌羞愧(因為,常被問,寫完沒?)。
這是想太多的結果,我想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滿月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