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粽香

我到唸小學,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除了粿粽和沾糖吃的鹼粽外,還有肉粽。
那時每到端午節,幼稚園同學或鄰家玩伴,一個個比賽似地宣稱自己,可以一口氣吃下二至三個粽子,因為太好吃了。
我聽了這話,有點難以置信。
我們家的粽子,也不是難吃。裡面的餡料,有香菇、瘦肉塊、豆干、菜脯加紅蔥頭炒得香噴噴,但若要我吃兩個或三個……算了吧。
直到唸小一,端午節那天放假,下了好幾天的「五月節雨」總算停了。同學小乙,帶我去跟她鄰居新娘子討香包。(不知道現在的新娘子,還會不會準備香包送給左鄰右舍的小朋友?)
回家時,我瞥見對門大哥哥蹲在家門口吃東西,是粽子嗎???應該是,它有粽葉,可是……跟我們家的粽子長得不一樣。
我忘了老爹的吩咐,不許看人家吃東西。不但盯著大哥哥看,還問:「你在吃什麼?」
大哥哥受到驚嚇,忘了咀嚼嘴裡的食物。用看怪獸的眼神看著我,大呼奇怪地問:「妳不知道這是什麼??」
我點頭。
「這-是-肉-粽-!」他一字一字地說。
「肉粽?是粽子的一種嗎?」我傻呼呼地反問,研究寶物似地,緊盯他手中的咬一半的肉粽。
「不然咧?」他翻了翻白眼:「要不要吃?」
當然要!只敢在心裡偷偷說。我已經犯了→看人家吃東西,還問東問西,再問人家要東西吃,老爹知道了,會被罰站,媽媽知道了,會被罵。
所以,我搖頭:「不要,我家也有。」
「嘻嘻……是嗎?」大哥哥咧嘴笑的古里古怪的。我猜他想說:妳家有,那還問肉粽是粽子的一種嗎?嘿嘿嘿……
傍晚對門伯母過來和媽媽、陳婆婆講話,看見我,問:要不要吃粽子?她手裡端個盤子,大哥哥躲在伯母背後,探頭對我扮鬼臉。
我轉頭看媽媽,她垂下眼睛,不看我。伯母又問蹲在地上玩彈珠的弟弟,他也
不回答。
陳婆婆說:「伯母包的粽子很好吃,你們吃看看。」
我跟弟弟看著媽媽。
「不會跟伯母說謝謝嗎?」媽媽壓了下我的頭。
晚餐,我第一次吃到包香菇、瘦肉、魷魚、蛋黃、豆干、菜脯的米粽,好吃的不得了,讓我對粽子的印象從此改觀。
我問媽媽為什麼不包這種粽子?她回答太麻煩了,包粿粽不麻煩嗎?不也一樣要洗粽葉,準備餡料嗎?
在我們的要求下,每年的端午節,媽媽會包一串米粽跟一串粿粽。
以前粽子一起鍋,我跟弟弟,等不及要嚐第一口,老爹更可以三餐都吃粽子。
後來,變成媽媽催促我們去吃粽子,還「分配」一個人要吃幾個,好消化掉那兩串粽子。
時間年輪往前滾,媽媽的體力大不如從前,就不再親自動手包粽子。人少吃得少,乾脆買現成的。
奇怪的是,不管買那家名店的粽子,吃起來都沒想像中的美味。
我想欠缺的美味~~應該是媽媽愛心的味道。
我也忘不了第一次吃到人間美味~~小時候對門廖伯母包的粽子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奇妙養生餐
  • 下一篇
  • 美感與生俱來 充滿藝術細胞,浪漫雙魚 別當公務員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