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口是心非

「小魚,妳是活得不耐煩了嗎?一天喝兩杯咖啡!」
我聽見大姐頭講這句話,就知道她又偷偷打開我的櫃子。
「妳幹嘛又偷開我的櫃子?」我給她臉色看,大姐頭誇口從不吃零食,看見我們吃餅乾就叨唸,臉那圓、體重超重,還吃零食。
她都忘了自己4XL的體型,誇口不吃零食,卻常常偷偷開我們的櫃子。偷偷將我的備份午餐吃掉一半(因為便當太難吃了,老總又不許我們跑出去外面買食物。我會帶一塊麵包或饅頭或蘇打餅放在櫃子裡),吃掉兒麗的三明治,裴姨的酸梅、喉糖、菜包,阿金的水果,萌的炒麵、粽子,佳慧的醃芭樂……。
「我聞到榴槤的味道,找看看誰藏榴槤在裡面。」她說得臉不紅氣不喘。
真是睜眼說瞎話,我跟榴槤誓不兩立,開我的櫃子找榴槤?!說謊也要打草稿。
「我看妳是要偷吃小魚的麵包吧?」裴姨斜睨大姐頭。「還是要偷喝咖啡?」
「就跟妳說,她兩杯咖啡都喝完了咩。」大姐頭像審問犯人一樣的逼問我:
「妳幹嘛那麼快都喝完?」
「妳管我!」她想喝,以為我不知道。
「喝咖啡會骨質疏鬆,我都不喝那種黑抹抹的苦水。」
又來了,騙!每次阿鳳喝咖啡牛奶,她就拿杯子硬分一半。
剛開始並沒有懷疑備份午餐是她偷吃一半,直到有次大姐頭對我說:「小魚,妳能不能買有味道的食物,都吃那種硬扣扣沒滋沒味的白饅頭、槓子頭,不會想吐嗎?」
「妳偷吃我的午餐?」我看著她的小眼睛。
「誰偷吃妳的東西,我只是看一看而且。」她撇清。
「妳再偷吃我的東西,我要翻臉了,便當也不分給妳一半喔。」我警告她。
「好啦~~好啦。」她不太情願地回答。
兒麗走進來,掃了大姐頭一眼,大驚小怪地說:「妳們知道我剛剛在外面看見什麼嗎?」
「撿到錢喔?」萌說:「要拿出來充公。」
「不是啦。」兒麗盯著大姐頭的背影。「我看見好大的一隻老鼠,在偷吃副理的滷-肉-餅。」
「那隻老鼠跟天借膽,居然偷吃副理的滷肉餅?!」阿金驚呼:「等下被抓到會被打死!」
「兒麗,妳為什麼不跟我說,那個滷肉餅是副理的?」大姐頭嚷了起來:「妳是要害我被罵。」
「妳不知道東西是誰的,就拿來吃,不怕被毒死喔?」兒麗嚷的比她更大聲。
「哦哦,我知道了,我們少掉的午餐都是妳偷吃的厚!」
「我又沒全部吃完,還留一半給妳們,那算偷吃。」ㄘㄨㄟˋ,那一國的歪理啊,我們還要感謝她高抬貴手留下一半的備份午餐,沒全部吃光光。
「妳太過份了喔,」裴姨很生氣:「讓我常常餓肚子,妳是不知道我的鞋子穿幾號嗎?」
「我沒吃早餐,餓到快昏倒了,才吃妳一顆包子,就捨不得?幹嘛那麼小氣。」
「妳都吃超大漢堡,還沒吃早餐?!」裴姨眉毛都豎起來了。「睜眼說瞎話。」
「過了15號,我就沒錢啦,饅頭夾蛋都沒得吃了,還超大漢堡哩!」
「太誇張了吧?10號發薪水,過了15號,就沒錢?」我看她皺成一團的五官。
大姐頭說她有兩個一萬塊的死會,二萬七的房貸,卡債,一些家電傢俱的分期付款,跟別人借來周轉要還的錢……。所以,她永遠在挖東牆補西牆,肚子餓得受不了,才會偷偷吃點我們的備份午餐。
大姐頭拜託我們,等下老大找他的滷肉餅時,千萬別說是她吃掉的,不然~~她會很慘。
「交換條件,妳不許再偷吃我們的備份午餐。」裴姨看大姐頭露出猶豫神色,說:「不要就算了。」
「好啦~~好啦。」大姐頭苦著臉,拉長聲音。
部間會議結束後,老大進來就問:「我放在茶櫃的滷肉餅怎不見了?」
「我剛剛喝茶時,看見好大一隻「小強」在滷肉餅上面散步,我想你一定不敢吃了,就拿去丟掉。」裴姨回答。
老大平常兇的跟土匪一樣,卻超怕「小強」。看到「小強」在地上爬,非但不敢踩,還哇哇大叫,比我們還沒用。。
「兒麗,妳櫃子要擦乾淨一點啦,」老大皺眉碎唸:「別人請我吃的北港滷肉餅,連一口都沒吃到,小強倒搶在前面,真可惡。兒麗,有沒有聽到?櫃子要擦乾淨一點,不要再讓小強來散步。」
「知道啦。」兒麗邊回答邊瞪大姐頭一眼。
午休時,我們在更衣室,各自吃著自己的備份午餐,大姐頭臭著臉進去裡面。
阿芳說:「大姐頭看起來好可憐。」
「她那裡可憐?說沒錢,晚餐都吃什麼火雞肉飯、羊肉飯、鐵板燒,禮拜天全家都在江屋吃日本料理。」裴姨翻了翻白眼:「一年換一次沙發,冰箱、洗衣機,生活都比我們過得更享受。」
享受的生活要靠四處借錢來維持,永遠在追錢。我一點都不懂,欠人錢,被要債,心裡多難受,多不踏實,
表面看似風光的日子,靠挖東牆補西牆,有什麼好嘛!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追求美食不排隊
  • 下一篇
  • 酗咖啡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