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削皮

「小魚,妳有煮過南瓜嗎?」在昏昏欲睡時,阿金突然問我。
點頭。還是要努力睜大眼睛,才九點多就想睡,要如何渡過一天呢?
「怎麼煮?」
「洗乾淨,切成小塊。起油鍋,放薑片爆香,把南瓜丟下去翻炒,倒水蓋過,讓它燜煮。起鍋前加鹽、糖調味,就可盛盤上桌。」
「就這樣?太單調了吧。」
「妳也可以加肉絲下去炒。」
「還有別的煮法嗎?」
「南瓜濃湯,不過,做法超麻煩,南瓜切小塊,放進果汁機打碎,再過濾。加牛奶、蟹肉棒、紅蘿蔔、碗豆仁熬成濃湯,快好的時候,加些些起司。」
「啊哟,太麻煩了,採用第一個版本。」
就是這樣麻煩,我才不做南瓜濃湯,雖然我愛喝。本人超懶惰,煮菜一向採取快速、營養、好吃、做法不繁複為主。
「妳買的時候,可以問菜攤的老闆如何料理最好吃。」
「那顆南瓜是和我婆婆一起做資源回收的太太送她的。」阿金聳肩。「我婆婆嫁給我公公快五十年了,唯一會做料理的就是煮湯麵,南瓜問她如何料理,白問啦。」
早上,老大開完會後,阿金擠過來問:「小魚,南瓜的皮那麼難削,妳是用什麼刀子削?」
「妳煮南瓜削皮?!」阿金的話,讓我聽了嚇一跳。
大概我的表情太驚人,阿金露出驚嚇的神色:「不對嗎?」
「我不知道對不對,反正,我從沒幫南瓜削過皮。」
「可是…它的皮看起來髒髒的。」
「我都用菜瓜布刷幾遍,再沖三次水。」
「那妳昨天怎沒告訴我。」她竟然瞪我哩。
「妳又沒問。」我無辜地看著她。
「削皮削的手很痛耶,要打電話問妳,可是,怕是妳媽媽來接的。」
「笨!怎不打?她接電話正好,妳可以問她怎麼煮南瓜料理最好吃,我媽以前最愛煮南瓜。」
小時候老媽最愛煮南瓜,對這道菜我和弟弟是不怎欣賞,也不捧場。每次都要在老媽的逼迫下,吃個兩三塊「交差」,意思意思。
只有老爹不會嫌棄,總是吃很多。走過戰亂歲月的老爹,經歷過飢寒交迫,對食物的態度是充滿感激。不像我和弟弟只吃幾種固定食物,不愛吃的食物,筷子直接跳過。
老媽會「雜雜唸」,想盡法子逼迫我們吃不愛的食物。老爹很怕我們丟開飯碗不吃飯,總說:「不吃肉、苦瓜、韭菜、南瓜又不會怎樣?不要吃就算了。」
挑食也是長這麼大隻啊。
「我怕被妳媽媽笑。」她扁扁嘴。
呵呵~~這個問題好像有點奇怪。
「妳用的是金門菜刀厚?不然,怎有辦法削乾淨整顆南瓜皮?」我好奇地問。
「邊削邊磨菜刀,磨了四次,有生以來磨最多次菜刀。」靠!她居然用食指敲我的額頭。「不過,南瓜那樣燜煮真的很好吃喔。」
分類:食譜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酗咖啡
  • 下一篇
  • 餐館服務生氣死人絕活,前五名大公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