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三個願望

「等我存到一百萬時,立刻辭職!」小黑豬邊擦掉滾出眼眶的淚珠,邊說:「我要用那一百萬,買一間小套房,搬出來自己住,那樣我就不用再天天聽我媽媽碎念我,起床為什麼不疊被子,房間弄得那麼亂,都不整理。」
「然後,我要擺個攤賣可麗餅和紅茶。自己當老闆,再也不看人臉色。」
「我要天天睡到自然醒,不受鬧鐘的摧殘。」
這可不是小黑豬許的生日願望喔。而是,她闖了禍,被老大和他的心腹,痛罵一頓後,邊哭邊說她的三個願望。
會被罵得這麼慘,是某位客戶,將某番號的樣品納期,要求提前三天出貨(也就是今天)。負責樣品試作的黃主任,滿口沒問題,拍胸口打包票,今天下午六點,貨準時到香港機場。
哪知小黑豬忘了聯絡供應附屬品的廠商,產品只完成一半,差附屬品。半成品哪能出貨?黃主任急的跳腳,因為,今日沒將樣品寄到客戶手中,是會被取消訂單的。
身為老大的心腹,黃主任不容許自己有丁點錯,一狀告到老大那裡去。
千不該,萬不該,小黑豬一直狡辯沒有人告訴她更改出貨的事。卻被黃主任在她亂成一團的桌面上,翻出上星期四開出的緊急聯絡書。
所有的聲音都靜下來了,老大黑著臉怒不可遏地,霹靂啪啦罵起來人了~~
身為「心腹大臣」的黃主任,很盡責的適時煽些火,澆點油,老大罵的更起勁了,只差沒將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請出來。
雖說做錯事,被罵沒話講,但老大罵起來人像剁大白菜,一點情面也不留,完全沒了古老人說的:打人不打臉!罵人不揭短!對事不對人!總是掺雜個人情緒,把人罵的一文不值,不留一點餘地,非常差勁。(裴姨最新形容說:老大罵起人,像關公舞大刀,過五關斬六將,勇往直前直直去,刀刀見骨)。
平時老大罵的太過火,淑姊會出面緩頰滅火。但剛剛她也掃到颱風尾,被罵沒做到詳細確認的工作。
加上今早老大進公司,臉非常臭。(主任就悄悄叮嚀我們要小心點,老大昨晚大概沒得到幸福,不要惹他,小心被罵抵債。)小黑豬之前已經搞過一次烏龍了,這次是累犯,自然沒人替她求情,只有等老大罵累了,她才有可能被放回來。
「妳那一百萬是美金喔?」我不是故意要吐槽她的。
「台幣啦!一百萬美金?!做到死也不可能存一百萬美金!!」小黑豬吸吸鼻子。
「妳以為現在是民國五十年,一百萬可以買房子,又開店做生意。」
「小魚姊姊,妳不要這樣破壞我的美夢可以嗎?人沒有夢想會活得很痛苦。」小黑豬抽衛生紙擤鼻涕。
「好啦,好夢最美。」我看到老大從資材室走出來。「作夢也別忘了多用點心在工作上,不要整天迷迷糊糊好不?」我壓低聲音,「老大走過來了,他的臉更臭了,妳皮繃緊一點。」
果然是~~人未到,聲先到,怒氣沖沖,五步遠就開罵~~
原來,廠商說他們是家族工廠,既是老闆也是員工,所有人全下去趕貨,沒人可送貨,教我們派人去拿。去過彰化田中廠商那兒唯二人員的資材主任今天請假,另一個是聖心。但因黃主任總愛隨便更改排定的訂單出貨納期,兩人長久以來有言語齷齪,聖心以她若去彰化拿附屬品,耽誤工作為由~~不去。
小黑豬唯唯諾諾地對老大說:「可以加班啊。」
「妳去跟她說,拜託她!」老大咬牙切齒:「我真被妳這隻小豬仔氣死!」
早八百年老總就立下加班只能換休,不算加班費。而且,換休還不能選星期五或星期一連休,自己排時間,他們都給人排早上九至十一點,下午一至三點。所以咧,我們總趕在下班前把工作完成,誰也不願意留下來加班。
阿芳說得好,每次聽老大罵人,不是罵自己,心裡也是很難受的。
裴姨聽不下去了,跑去拜託聖心。她和某人的「恩怨」,不要算在小黑豬的頭上,如果,她不跑這一趟,小黑豬就準備「包袱款款」回家吃自己了。
聖心嘴硬心軟,雖然小黑豬一人飽全家飽,父母不需她奉養,真的因這事丟工作,她也不忍心,答應跑一趟。出發前,她還是過來「恐嚇」小黑豬幾句:
「妳工作時正經一點,再出差錯,被取消訂單的貨款全教妳賠!這次看裴姨的面子幫妳一次,回來再跟妳算帳。」
小黑豬千恩萬謝,並許諾要請聖心吃麻辣火鍋。
「免!!妳少出錯就好!」聖心板著臉。
「小魚姊姊,這些人這麼難相處,妳怎麼能忍受她(他)們這麼久?」小黑豬看聖心走遠,在我旁邊壓低聲音說:「老大也常罵妳,妳都不想辭職喔?妳都沒有願望嗎?」
「等我有五億的時候,就不要在這裡替妳收爛攤子!老大袒護某人,來對我大小聲時,我直接跟他叫板!然後,包袱款款回家吃自己。」
「蛤~~~要有五億喔?!」她嚷起來:「那有可能?除非中樂透頭獎!可是,妳又不買樂透。」
「所以啊,不要一直講話,工作趕緊做,等老大開會回來,又沒完沒了!」
「唉~~~~」
嘆什麼氣?我看她一眼,真是小孩子!
我也有三個願望:第一:永遠不要為金錢憂心。第二:能有一棟我自己的房子(不是父母的,不是兄弟的,我自己的。),要有個大花園,要有很多大房間,其中一間用來放我的書和絨毛玩偶。第三:可以養一隻小熊貓,這可能很難,就養一隻小狗唄!
分類:健康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冬季到台北來看雨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