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愛打聽別人秘密的老闆

媽說要吃酥炸袖珍菇。
跑了幾攤賣菇的小攤,都沒有。我問老闆娘,今天菇怎麼這麼少?她笑笑答:不是今天這麼少,而是這半個多月都沒什麼菇可賣,妳每次必買的鴻喜菇和黑珍珠,已經一個月沒貨了。
為什麼?我問。老闆娘說:原先菇寮說要休半個月,結果,休了一個半月啦。妳明天再來看看吧。
明天就明天吧,往回走卻在花店旁邊那攤,看見有一籃袖珍菇。心裡很掙扎要不要跟他買?我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沒跟他買過東西了。
他剛開始來擺攤,賣的杏鮑菇是A級品,每根都白白胖胖,口感很讚。
美中不足的是,老闆話太多了,又愛裝熟,問東問西。問妳家有幾個人?住那裡?在那家公司工作?月入多少?有沒有配股票?那個學校畢業的?幾年次的?政治顏色是藍或綠?
他的第一句問話,我的警戒線就浮起,心想,這人未免太白目了吧?從來沒人這般沒禮貌問過我這些問題,對他的問題,我是一題也不回答,因為,沒有必要回答。他自作聰明,認為不回答就是默認。
一段時間後,媽媽開始抱怨:A級品裡夾帶D級品。現在的人太不道德了吧?居然藏兩根爛的菇在裡面。
有次賣青菜的阿姨,以她專業的眼光目測,號稱 一台斤 裝的A級杏鮑菇,絕對沒有 一台斤 重。她從我手中拿過去,放上她的秤~~~
妳看看,根本沒有 一台斤 ,還差五兩半。青菜阿姨指著秤要我看,頗不以為然地說:作生意秤頭不夠,最要不得。
那時,竟然想起裴姨常玩笑地說:作生意賣東西要騙也是騙熟客,過路客不可欺騙,要不然他就不會再來第二次了。
有次一個阿婆問我幾歲了?我笑笑地回她?總統派妳來問的嗎?心裡不爽地猛翻白眼,我真正想說的是:關妳什麼事。
阿婆才張嘴,白目老闆立刻說:大概三十歲,應該還沒結婚。ㄟ,妳為什麼不結婚?沒有男朋友嗎?青春有限,眼光不要太高,再挑下去就老了啦,老了啦就沒人要了。
對他的任何問題,我都保持距離,他還敢講這種話?
我的事幾時輪到你發言?我狠瞪他。
我是關心妳啊。他講的理直氣壯。
誰要你關心!我很想給他一拳。
他的所謂關心的詢問,超過了我所設定的安全標準,我將他設定為黑名單,排除在我的採購生活之外。
他的菜攤在進入市場的主要路口,總會經過,每次遇見他堆著笑臉問:今天要吃什麼?我都先裝置好臉上的冷漠表情,走過去,不跟他買東西。
去年年初,我在他隔壁隔壁攤挑橘子時,他竟然跑過來問我,怎沒去工作?
休無薪假。我答。
無薪假就是失業被裁員啊,妳都不去找工作喔?在家當米蟲。女人當米蟲沒關係,男人就不可以,會被恥笑。妳也不能一直閒閒沒事做,等妳沒錢的時候,會變成遊民,那就要睡地下道,睡公園,變成社會問題。他滔滔不絕地說的口沫橫飛。
我簡直不敢相信,他竟敢講我是米蟲?!他憑什麼啊?就算我是米蟲,也是吃我的米,關他什麼事!我真想把那袋芭樂往他臉上砸去。
你是我見過最白目的人!而且永遠不要隨便問別人的事!我氣呼呼地青他一眼。
現在,他堆著笑臉從裡面走出來問:今天要吃什麼?
我趕緊走開,我可不想再聽他說出什麼莫名其妙的話來。
99年4月25日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早安,今天要加油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