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媽媽鐘

老大要去開會時,再三交代,主任來了,一定要催他馬上把油墨調出來。
「今天X001四點半沒報關,妞妞,我就用快遞把妳跟X001送到黃埔去。」老大恐嚇我。
「是主任的錯耶,要去也是他去。」
「他又不會做,去了也沒用。」他轉頭跟淑姊講:「電話繼續打呀,給他來個奪命連CALL!足皮,九點還不來上班,真皮!」
「沒人接電話啦,鈴聲起碼響超過一萬聲,還吵不醒他,是睡死了喔?!」淑姊嘟嘟噥噥。
主任是有名的遲到大王,禮拜一遲到理所當然。問題是上個禮拜他就該幫我把油墨調出來,可他這個爛好人,總攬了一堆不關他事的工作,卻耽誤到我的工作。
他有憂鬱症病史,拖延工作,老大不敢太刺激他,每次都罵我們小囉嘍抵數。老大罵起人來像剁大白菜,剁、剁、剁、不跳針不停頓,罵到牽絲、罵到口沫橫飛……。
這時候我們還不能回嘴,不然十五鐘會延長到半小時,我們只能狠狠瞪著若無其事坐在電腦前打報表的主任。
等我們被放回去後,主任又若無其事晃到我們面前來,用不管他事的語氣說:「一點小事就指桑罵槐,鬼叫鬼叫的,妳們幹嘛那麼乖,叫他閉嘴呀。」
「你這棵槐,為什麼不跳出來叫他閉嘴?」我狠瞪他。「都是你害的耶。」
「關我什麼事?又不是我叫他罵妳。」他一臉無辜撇清。
想到如果無法準時出貨,我的皮要繃很緊了~~~~真想哭!
突然,我看到門開了條小縫,主任的臉鬼鬼祟祟往裡面探頭探腦。我跳起來拉開門,吼他:「不用看啦,老大去開會,快點調油墨啦,X001今天沒出貨,你要到黃埔去。」我把老大的話搬出來恐嚇他。
「緊張咧,才九點半而已。」這散仙~~完全不當一回事。
「快點啦,不要拖時間。」我像個跟屁蟲,跟在他後面催他。
「妳不要整天緊張兮兮,容易生病。」他慢條斯理地打開電子秤。
「……」我懷疑他故意整我。「快啦,等下他回來,看見東西還沒做,又要罵了。」
「副理透早又鬼叫鬼叫?妳不會叫他惦惦,好笨。」他打開油墨罐,挖一坨在量杯裡。
「你聰明,你有種,為什麼每次他開罵,你不叫他惦惦,還躲起來?」
「我不跟那個老伙子一般見識。」
ㄘㄟ!我瞪他一眼。
「張董,你來上班囉?早!早!」裴姨虧他。「每天遲到,王建民又還沒開始比賽,晚上都去做什麼壞事?那麼操。」
「我那有遲到?只是睡過頭而已。」
拜託,就是睡過頭,才會遲到啊。
「那有每天?今天是我媽媽不在家,沒人叫我起床,才會睡過頭。」
「唉喔,你都幾歲了,還要媽媽叫你起床!你不知道世界上有鬧鐘這種東西嗎?」阿金恥笑他:「你沒有鬧鐘?我買一個給你。」
「我有七個鬧鐘!」他比個七的手勢,「第一個鬧鐘,只能叫醒我一個手指頭!第二個,叫醒我的耳朵!第三個,叫醒我的眼睛!第四個,叫醒我的手臂!第五個,叫醒我的腳!第六個,叫醒我的身體!」
哈~~哈~~哈~~笑聲出現。
「第七個,叫醒我的靈魂!然後,我就坐起來,把七個鬧鐘全部按掉,睡回籠覺!」他講的一本正經。「七點半最強的媽媽鬧鐘,就衝進房間,掀掉我的棉被,揪住我的耳朵,喊:遲到了!遲到了!還不起床!今天媽媽鬧鐘要晚上才會回來,所以,我才會睡過頭。」
「我打了快五十通電話,都叫不醒你,你真的很能睡。」淑姊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主任。
「是妳打的電話?我以為是鬧鐘響,在想:奇怪怎按不掉咧。」他恍然大悟。
「你沒人叫起床,是睡到自然醒?」淑姊問。
「不是,是我們隔壁的阿桑,跳完元極舞回來,發現我的摩托車還停在門口,邊敲我家的大門,邊用她那一樓直達五樓的嗓門大嚷:小張,你還在睡喔?日頭曬屁股還不起床?你還睡?火燒厝啦!」主任壓低嗓音學阿桑嚷叫。「我聽到火燒厝,嚇得從床上滾下來,看錶,靠!竟然快八點半了!」
有人開始狂笑。
「睡到八點半,你就穿著睡褲,匆匆出門來上班?」老大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,板著臉。「主任,你卡正經啦。」
這時候,我們才發現主任穿灰色滾藍條紋的運動褲,更爆笑的是他兩隻襪子的顏色還不一樣哩,左白右咖啡色!
「ㄟ……」主任搔著頭髮,再也忍不住了,眾人捧腹狂笑。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