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儷人圖

連日陰雨綿綿總算暫停,老惠來電話約喝茶,順便去廟裡燒香拜拜,問我去不去?當然要出門去逛逛囉。
廟裡人真多,前胸貼後背,男男女女高舉手裡的香,拼命往前擠,要更靠近媽祖婆一點,讓祂更能聽清楚自己所求的願望。焚起的香煙絲,裊裊直上達天庭。
我看站在籤筒前搖著籤,邊講手機,身材高挑的女孩,她每抽一支籤,就跟對方說一句,不知是詢問或報告。
她梳著長辮子,穿白色羽絨外套,裡面是墨綠色針織長版衫,配灰色毛料短裙,咖啡色長靴,肩上揹著塗鴉大包包,我忍不住多看她一眼,多麼青春可愛呀。
跟每位神明都照過面,打過招呼了,從人牆擠出來,在廣場上用力呼吸新鮮的空氣。
要抄近路去百貨公司,跟著人潮走進小吃街。經過賣蝦仁肉圓、煎蘿蔔糕、蚵仔煎、關東煮壽司、排骨麵、滷肉飯、肉羹四神湯肉粽、麻辣滷味、拉麵、鳳梨冰、香雞排……等等各家小攤,窄窄小小的店舖裡坐滿人,站在鍋爐前的老闆,手不停的一碗又一碗舀不停。
我和老惠聊起小時候是多麼渴望這裡的肉圓、蚵仔煎和肉羹麵、鳳梨冰。就算省下公車票錢,走上半小時的路程來到這裡,也沒有足夠的零用錢吃上一碗。
總是等到過年,跟著媽媽來媽祖廟燒香,才能吃到一樣。我常在紅豔豔的糖葫蘆和肉圓、菱角酥、醃芭樂間掙扎。我想過年嘛,有壓歲錢,而且大人也比較大方。若吃個過癮,就不能買書了。在物質不富裕的年代,想買一本書,只有在大年初一,才有可能達成願望。
童年的我,揪著爸爸的褲管,眼光在糖葫蘆和菱角酥、醃芭樂堆轉,還來不及開口,爸爸已經照弟弟的要求買了兩球叭撲,汽水和香草牛奶,厚~~~我最不喜歡的口味。
老惠說;她把壓歲錢都用來吃肉圓跟肉羹,蚵仔連湯,吃到肚皮撐的圓滾滾,肚子痛,回家後吐的一塌胡塗。
我們都還記得,小時候過年廟口,會有舞龍舞獅的陣頭表演,鞭炮聲震耳欲聾,如紅花的鞭炮屑堆成小山。有一回,我不知那根筋不對,居然捧起一把鞭炮屑,墊起腳尖往站在我前面,專注聽國樂演奏瘦高男生頭上像灑紙花那樣灑下……。
他轉過頭怒目相向,低沉的嗓音喝問:「做什麼妳?」
「只是要祝你新年快樂而已。」我給他一個最美的微笑。
「無聊!」他撇撇唇,轉個頭去。
「妳不怕他打人?」老惠哈哈大笑。
「過年萬事求吉利,他不會動手的。」當時的我就這麼篤定直覺。
少女時期的我,除了犯法的事不敢做,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都要試試看,有時候跟人瞎起鬨,有時候自己胡搞亂搞,很討人厭。
這條街人潮真多,成雙成對的情侶,全家老少也不少。年初七還算過年,都還穿著新衣服。迎面而來的中年男士穿西裝打領帶,梳著油頭,讓我想起小時候,聚在土地公廟廣場玩四色牌玩伴的爸爸,個個都打扮的像電影裡的男主角,畢挺的西裝,抹著厚厚髮油髮線中分的西裝頭。他身 邊的 女士穿著紅色繡花短襖,挽著黑色硬殼包包。
一陣香味襲來,擦身而過的正妹,穿紫色背心,窄管牛仔褲,及膝反折長靴,頸上圍著超酷骷髏頭圖案圍巾。迎面走來的辣妹,長髮如瀑,穿灰色針織洋裝,紅色大衣,紅色高根鞋,走起路來婀娜多姿。走在她後面的妹妹頭小姐,穿粉紅色的翻領毛衣,紅格子紋百摺裙,橘色外套,戴豹紋帽,豹紋毛毛短靴,揹個銀色大包包,邊走邊講手機。走在她旁邊的甜美美眉,穿白色素面愛心長袖T恤,圓點雪紡紗迷你短裙,提著黑色提包,手腕掛著白色西裝外套,戴紫紅色貝蕾帽,張望排骨麵店前長長的人龍。
等買炸雞排的母女,媽媽梳著高髻,穿千鳥紋的套裝,腳上的高根鞋非常特別,裝飾著同色的羽毛。小女生穿紫色絲絨的洋裝,同色的外套,斜揹個花布包,梳兩條長辮子,像極了洋娃娃。
無數湧來盪去的人群,每個女孩都笑臉盈盈的,好漂亮。心裡有個聲音說:與這些人擦身而過,也是一種緣份,一種幸福。
99年2月21日,99年3月11日修正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粉紅色的玫瑰花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