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上班一條蟲,下班一條龍

偷偷看錶,才八點半,我卻已經打了六七次哈欠。
並不是真的想睡,就是提不起勁來,手在動,還是哈欠頻頻,眼睛都快閉起來了。
轉過頭去看阿金,她偷偷摸摸剝顆糖果,放進嘴裡。
發現我在看她,對我擠擠眼睛。我拿出薄荷棒擦擦額頭和太陽穴,祈望藉薄荷棒的清涼,抵抗哈欠蟲。
裴姨無精打彩的說:「怎不趕快下班,好想睡覺。」
「妳卡拜託咧,才開工半小時而已!」萌出聲。
「過年八天裡這種時間,我都還在睡耶。」裴姨苦著臉。
「不要再說過年了~~啊~~~~~~~」大姊頭說話還兼打哈欠,大聲又拉長音,真是的。
打哈欠真的會傳染,連坐在角落的阿鳳,也哈欠連連,隔兩三分鐘就嚷:「愛睏啦~~怎辦?」
我決定暫時離開她們,去上個廁所,順便泡杯咖啡提神。喝口咖啡,再偷偷咬一口仙貝,還沒開始嚼,自動門打開,主任走了進來,我飛快把仙貝藏進口袋。
他露出每次看見我們的招牌笑容~~
他也是睡眼惺忪,邊穿鞋邊喃喃自語:「…過年每天下雨,還冷的要命,像住在冰庫裡。沒辦法出門,只好躲在被窩裡睡覺,睡睡睡睡睡,一覺醒來,年過完了,要來上班了……」
是啊時間過的真快,初一、初二、初三、初四……真的是睡一覺醒來,長長的年假就結束了。唉,快樂的時間,總是過的特別快。
十二點整,鳥鳴聲啾啾響起。眾人一反常態,不急著去吃午飯,一個個趴倒在桌面。
佳慧唉唉叫:「可不可以請假啊,我好想回家睡覺。」
「睡九天還沒睡夠喔?」小玉兒伸個大大的懶腰。
「過年天天睡到一點才起床,午餐和下午茶一起吃。再去唱歌唱整晚,凌晨才回家洗澡吃點心上網,三點多才上床睡,今天都昏沈沈。」
何止她小姐昏沈沈,我也昏沈沈愛睏捏。
下午上班,副理雙手背在身後,來來回回走幾趟,機台聲響零零落落,聽都聽的出來,效率懶懶散散。他老人家忍不住說:「喂,妳們是在打瞌睡喔?休了九天長假,今天應該是精神飽滿,很有元氣的!怎這樣有氣無力懶洋洋的?又不是小孩子,還有收假症候羣。」
「過年很累捏!」阿金嚷起來。「年前大掃除,準備年夜飯和祭祖。走訪親友拜年回娘家~~~誰像你,就會翹著二郎腿等吃飯,什麼都不用做!」
「我也很忙啊,都被當司機使喚,開車塞車,在高速公路動彈不得多難過。」他氣憤的嚷。
「多難過?你好像變胖了!」裴姨踩他的痛處。「天天大魚大肉,養出鮪魚肚。」
「我天天傍晚去公園快走,才會這麼有元氣!」他做出大力水手的姿勢。「那像妳們~~生活靡爛~~」口氣簡直是鄙視我們耶。「卡認真咧,不要再閉著眼睛做了,東西做壞又要送修,延誤納期。」
「妞妞,妳眼睛那麼大看我幹什麼?妳在心裡偷偷罵我厚?過年妳又看了幾百本小說了?」
「幼稚!」找藉口不斷起來,走動的裴姨,給他一個大白眼。
「妳們領了年終獎金後,就越來越不怕我了厚……」說的口沫橫飛,根本沒有人要理他。
主任特別允許我們提早二十分鐘收工。眾人動作迅速收好東西,連垃圾都拿出去丟掉。在更衣室吃了我帶去的糖果,阿金從屏東帶回來的蓮霧,醃芒果青。裴姨買的龍潭花生糖,小玉兒帶來的宜蘭牛舌餅……可愛鳥鳴聲啾啾響起。
佳慧和如如,快手快腳的換好衣服,要衝下去刷卡。
「妳是要趕火車喔?衝什麼衝?」裴姨瞪她們。
「今天燈會點燈,還會發放跳跳虎小提燈,我們要趕快去排隊。」佳慧嚷。
聞聲出來站在門邊的副理,似笑非笑地看著吱吱喳喳的我們「真的是上班一條蟲,下班一條龍」他從鼻子裡發出哼哼笑聲。
         99年2月22日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