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整人指紋機

自從老總逮到幾個申報加班,卻在上班時間溜去逛夜市,八點一刻就跑回來刷卡的傢伙,這比早上趕不上刷卡,打電話請人代刷,更令他難以忍受,痛下決心將刷卡鐘,改為指紋機。
指紋機正式啟用後,我就開始懷疑,它是對我意見,或者是我看不順眼,還是故意要整我,讓我常在它面前罰站,和它眼對眼,來個相看兩不厭。
最氣人的是,每次都讓我心裡急,偏就只能眼巴巴看著前面和排在後面的同事,快速通過。
早上我對指紋機壓了又壓,它不斷發出尖銳的「嗶嗶,比對失敗!」聲,驚動了守 衛 先生和在外面聊天的同事,他們全圍過來看。
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出主意。
司機先生教我:「把手指頭放進嘴裡,沾口水,保證OK啦。」看著我疑惑的眼神,說:「我都這樣,不會騙妳。」
太噁心了吧?指紋機有很多人要用呢。難怪許多人「畫完押」,趕緊去洗手。
「壞掉寮?」菲勞安娜莉,看一群人圍住指紋機,用怪腔怪調的華語問。
要不是黛西和卡洛琳都一次OK,我也認為指紋機「壞掉寮。」
守 衛 先生示範:「把手指放正中央,擺正,再輕輕壓下去。」
麗華班長端詳我的手半天,發出驚嘆:「小魚,妳的手怎麼這樣?」
我的手原本就比較乾燥,又因為工作的關係,長時間接觸油墨、洗滌液、白陶土、溶劑這些化學藥品,一年四季,十隻手指都有小裂口。
雖然固定在皮膚科拿藥膏,照醫生吩咐,只要洗手,就要擦藥,十指依舊紅紅腫腫像甜不辣,連指紋都不明顯。
有人拿來乳液教我擦,小小螢幕都是指紋痕跡,指紋機還是不買帳。
本來排在我後面的阿榮哥,禮讓我三回。他通過後,跑到外面抽完煙又進來,見我還在左手不行換右手,右手不行換左手,忍不住過來指導我,對著食指呵氣後,立刻在衣服上用力磨擦,這是他的絕招。
看我重覆地洗手擦乾,在牛仔褲上磨擦又磨擦,試了又失敗。副理在圍觀者的唉唉嘆息聲中,凍未條走過來,瞧了又瞧我不合作的食指,大驚小怪嚷:「小魚,妳的手指頭居然是歪的?難怪指紋機讀不出來,剁掉好了,這麼麻煩。」
這可惡的指紋機不知是玩夠了,還是畏懼副理的吼叫聲,這次我的食指貼上,它竟然發出:「嗶,比對成功!」的天籟之音。
2008年3月
自從老總逮到幾個申報加班,卻在上班時間溜去逛夜市,八點一刻就跑回來刷卡的傢伙,這比早上趕不上刷卡,打電話請人代刷,更令他難以忍受,痛下決心將刷卡鐘,改為指紋機。
指紋機正式啟用後,我就開始懷疑,它是對我意見,或者是我看不順眼,還是故意要整我,讓我常在它面前罰站,和它眼對眼,來個相看兩不厭。
最氣人的是,每次都讓我心裡急,偏就只能眼巴巴看著前面和排在後面的同事,快速通過。
早上我對指紋機壓了又壓,它不斷發出尖銳的「嗶嗶,比對失敗!」聲,驚動了守 衛 先生和在外面聊天的同事,他們全圍過來看。
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出主意。
司機先生教我:「把手指頭放進嘴裡,沾口水,保證OK啦。」看著我疑惑的眼神,說:「我都這樣,不會騙妳。」
太噁心了吧?指紋機有很多人要用呢。難怪許多人「畫完押」,趕緊去洗手。
「壞掉寮?」菲勞安娜莉,看一群人圍住指紋機,用怪腔怪調的華語問。
要不是黛西和卡洛琳都一次OK,我也認為指紋機「壞掉寮。」
守 衛 先生示範:「把手指放正中央,擺正,再輕輕壓下去。」
麗華班長端詳我的手半天,發出驚嘆:「小魚,妳的手怎麼這樣?」
我的手原本就比較乾燥,又因為工作的關係,長時間接觸油墨、洗滌液、白陶土、溶劑這些化學藥品,一年四季,十隻手指都有小裂口。
雖然固定在皮膚科拿藥膏,照醫生吩咐,只要洗手,就要擦藥,十指依舊紅紅腫腫像甜不辣,連指紋都不明顯。
有人拿來乳液教我擦,小小螢幕都是指紋痕跡,指紋機還是不買帳。
本來排在我後面的阿榮哥,禮讓我三回。他通過後,跑到外面抽完煙又進來,見我還在左手不行換右手,右手不行換左手,忍不住過來指導我,對著食指呵氣後,立刻在衣服上用力磨擦,這是他的絕招。
看我重覆地洗手擦乾,在牛仔褲上磨擦又磨擦,試了又失敗。副理在圍觀者的唉唉嘆息聲中,凍未條走過來,瞧了又瞧我不合作的食指,大驚小怪嚷:「小魚,妳的手指頭居然是歪的?難怪指紋機讀不出來,剁掉好了,這麼麻煩。」
這可惡的指紋機不知是玩夠了,還是畏懼副理的吼叫聲,這次我的食指貼上,它竟然發出:「嗶,比對成功!」的天籟之音。
200年3月19日由編輯改為(指紋機欺負我)以筆名跳跳魚刊登於聯合報繽紛版
分類:親子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誘惑 ლ(╹◡╹ლ)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